?

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中國文學 > 中國文學- 小說

攀登者

  • 定價: ¥39.8
  • ISBN:9787020156467
  • 開 本:32開 平裝
  • 作者:阿來
  • 立即節省:元
  • 2019-10-01 第1版
  • 2019-10-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本書為長篇小說,講述了1960年中國登山隊成員王富洲、貢布(藏族)、屈銀華三人完成中國人首次登頂珠峰的故事。1960年,中國登山隊向珠峰發起沖刺,完成了世界首次北坡登頂這一不可能的任務。15年后,方五洲和曲松林在氣象學家徐纓的幫助下,帶領李國梁、楊光等年輕隊員再次挑戰世界之巔。迎接他們的將是更加嚴酷的現實,也是生與死的挑戰……同名電影將于2019年9月30日上映。

內容提要

  

    李國梁終于接近多杰貢布了,他托著攝影機,拼命推到多杰貢布手邊。多杰貢布再伸手拉他時,他搖搖頭,口中溢出一股鮮血。
    在幾位隊友呼喊聲中,李國梁打開連接在保護繩上的金屬環扣,穿著紅色羽絨服的身影,飛快下墜,凌空飛向了無底的深谷。暴風雪再次襲來,珠峰峰頂消失。
    無聲,一切無聲。只有狂風卷著暴雪撲在護目鏡上模糊了視線。那些雪片,像鳥,像蝶。

媒體推薦

    登峰是用身體去感觸自然界的偉大,感觸自己人格與意志的升華。有了這樣的過程,登高才是有意義的。
    我寫《攀登者》就是寫精神,寫中國人為什么一定要去攀登珠峰。我是寫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登山,那時是我們自古以來搶先發售用科學的方式對待我們的山川河流。當時是在國家極其困難的時候,大部分中國人飯都吃不飽,在那樣一個情形下,攀登珠峰幾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這才是激發我本人興趣的地方……人的意志、國家的力量讓這種不可能很后變為可能,彰顯了英雄主義精神。
    ——阿來

作者簡介

    阿來,出生于四川阿壩藏區的馬爾康縣。畢業于馬爾康師范學院,曾任成都《科幻世界》雜志主編、總編及社長。1982年開始詩歌創作,80年代中后期轉向小說創作。2000年,第一部長篇小說《塵埃落定》獲第五屆茅盾文學獎,使其成為該獎項有史以來最年輕得獎者及首位得獎藏族作家。2009年3月,當選為四川省作協主席。其主要作品有詩集《棱磨河》,小說集《舊年的血跡》《月光下的銀匠》,長篇小說《塵埃落定》《空山》《格薩爾王》《瞻對》,散文《大地的階梯》,“山珍三部”《三只蟲草》《蘑菇圈》《河上柏影》等。

目錄

《攀登者》無目錄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一 珠峰白天
    春天來到。
    在南亞次大陸過冬的蓑羽鶴飛行向北回返青藏高原的路線上。
    它們排開整齊有序的陣形在連綿起伏的喜馬拉雅山區的雪峰之上飛翔。在它們前方,喜馬拉雅山脈的最高峰珠穆朗瑪巍然聳立,橫亙在天際線上。
    蓑羽鶴并不能靠自身的飛行能力翻越珠峰,它們只是在山腰平展開翅膀,盤旋,盤旋。它們在等待風,等待上升的氣流,為了回歸,它們哪怕力竭而亡依然會在天空中盤旋著等待。上升的氣流驅動著薄薄的云霧來了。蓑羽鶴陣隨著上升的熱氣流盤旋上升。
    鷹隼攻擊,體弱的蓑羽鶴被擊落,雪地上血跡斑斑。鶴陣依然井然有序地沉默著上升。
    紊亂的氣流襲來,把幾只鶴壓下去,跌落雪坡,它們對著上升的鶴群哀哀鳴叫。
    鶴群依然上升,頑強地上升,終于飛越珠穆朗瑪的頂峰。它們發出歡快的嗚叫聲,順風滑翔,飛向蒼茫無際的青藏,一馬平川的青藏高原。
    二 珠峰峰頂夜
    1960年5月。
    凌晨四點。狂風稍息。光線昏暗。
    三個人沿著山脊向上摸索前行。暗淡的星光照出隱隱約約的地面。
    前面兩個人被結組繩上最后那個人牽絆住了。
    隊尾那人彎著腰粗重地喘息。
    最前面的王五洲摘下氧氣面罩,問身后的多杰貢布:“怎么不走了?”
    多杰貢布揮了揮手中的冰鎬:“曲松林在休息。”
    “催他。”
    “他腳凍傷了。”
    王五洲固執地說:“催他。”
    貢布拉拉結組繩,彎腰喘息的曲松林嗓音嘶啞:“我找不到腳了。還有多遠啊!”
    王五洲說:“再堅持一下,從第二臺階上來都四個多小時了,應該陜到了。”
    “那我要準備攝影機了。”
    多杰貢布:“天這么黑,人都看不見,機器看得見嗎?”
    曲松林還是從背包里拿出攝影機,再重新把背包背上。這樣一個簡單的動作,用去了好幾分鐘時間。前面兩個人凍得瑟瑟發抖。曲終于又邁開了步伐。他終于和前面兩個人站在了一起。
    王五洲抖抖結組繩,重新邁開了步子。多杰貢布緊緊跟隨。他必須跟得很緊,他的眼睛因為雪盲,看不清路。他必須讓自己聽得見王五洲的腳步聲和粗重的呼吸。
    曲松林站住,打開攝影機。鏡頭前一片模糊。一片影影綽綽的雪坡,兩個掙扎著前行的模糊身影。曲操縱攝影機時,放下了冰鎬,這使他的身體失去了支撐。當他重新邁開步子時,趄趔一下,身體倒地,他驚呼一聲,順著冰坡迅速下滑。
    王五洲聽到這一聲驚呼,下意識地把冰鎬猛一下插進身前的冰雪中,并把整個身體撲了上去。
    曲繼續下滑,繃直的結組繩猛然一頓,王手下的冰鎬險些就被拔了出來。
    多杰貢布也被繩子拉倒。他倒下時,奮力撲在了王五洲身上,兩個人的體重,才使松動的冰鎬又插回了地面。
    曲一只手緊抓著攝影機,頭沖下掛在懸崖邊緣。
    上面傳來喊聲:“抓緊繩子,不要松手!”
    曲嘶啞著嗓子:“把攝影機拉上去,不要管我了!”
    “不行,老曲,堅持住!”
    “我不行了。你們兩個一定要上去啊!”
    上面沒有回音,似乎默認了他的決定。
    但結組繩緊緊地繃著,曲一只手緊抓攝影機,另一只手試圖解開拴在腰間的結組繩,卻怎么也解不開。何況,要是繩結一旦解開,攝影機也會同他一起墜落深谷。
    “曲松林!曲松林!”上面又傳來了喊聲。
    曲的聲音都帶上了哭腔:“想死都不行啊!你們拉吧。”
    他橫著身子,奮力用腳上的冰爪踢開冰面,找到一個支撐點,把倒懸的身子正了過來。他松了一口氣:“好了,你們拉吧。”
    但是,無論上面怎么用力,繩子都紋絲不動。曲松林也感覺不到一點點上升的力量。
    王五洲讓多杰貢布把穩冰錐,自己順著繩索,在冰坡上摸索而下。原來,是保護繩深深地嵌入一道巖縫中,緊緊卡住了。曲的頭燈照到,王試圖把繩索從巖縫中起出來,但沒有絲毫作用。
    曲絕望地閉上眼睛。
    一條繩子從上面懸垂下來,在曲松林面前搖擺。
    曲松林試圖把攝像機綁上,一只手不行,但懸墜在半空中的他又無法騰出兩只手來。
    王:“老曲,抓住繩子!”
    “攝影機怎么辦?”
    王沉默。
    “你快想個辦法!”
    王:“人重要還是機器重要?!”
    曲用盡力氣用腳在陡峭的冰面上又踢出一個支點,支撐著身體盡力向上。終于接近了王。他把攝影機推到王手邊,王不接。王把繩子遞到他手上。
    曲說:“隊長說過,攝影機就是性命……我們要用攝影機證明中國人登上了峰頂。”P1-6

 
校园情色在线视频_网络红人鹿少女_久久熟在线视频22_淫妇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在线加勒比一本道_日本视频高清免费观看_日本成人电影 亚洲在线_亚洲日韩天堂在线_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