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中國文學 > 中國文學- 小說

遠處的拉莫(精)

  • 定價: ¥48
  • ISBN:9787544774277
  • 開 本:32開 精裝
  •  
  • 折扣:折
  • 出版社:譯林
  • 頁數:300頁
  • 作者:胡遷
  • 立即節省:元
  • 2018-11-01 第1版
  • 2018-11-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遠處的拉莫》是一本生命之書,是《大象席地而坐》導演胡遷自殺離世前留下的小說集,收錄了他在拍攝這部電影后所創作的若干中短篇小說,以及生命最后一個月里完成卻還未及排演的劇本《抵達》。這些游走在崩潰邊緣、以赤身赤誠地灼燒自我所完成的創作,灰暗、絕望、凝重、荒暴,透露出胡遷在生命最后階段的隱秘心跡。
    這是一本暴烈之書。不單是因為胡遷決絕告別世界的方式,更在于他對我們自身處境反思和質疑的力度。胡遷有著感知黑暗的過人天賦,他筆下人物的痛苦往往源于和周遭環境的格格不入——他們尚未被這個自私功利的社會所異化,卻歷經磨難遭到驅逐——胡遷對我們所處時代的獨特書寫,也必將在文學史上留下一筆。
    這是一本紀念之書。書后特別附錄胡遷完整大事年表,全面梳理了胡遷從出生、成長到走向作家和電影導演之路的重要細節,是理解胡遷整個創作歷程的珍貴線索。而從匈牙利導演貝拉·塔爾,到作家駱以軍,再到《大象席地而坐》的主演章宇,這些胡遷生前的師長與朋友也都表達了對他最真摯的懷念。

內容提要

  

    “遠處的拉莫在看著你,那是你的神。你存在的每一秒,被痛苦占據的每一秒,他都在看著你。有時候你可以感覺到他,但一生只有那么幾個瞬間。”《遠處的拉莫》是胡遷離世前留下的一組文學作品結集,收錄了其自2017年6月開始嘗試的一系列“危險的創作”,如中篇小說《遠處的拉莫》,如改編自真實事件的短篇小說《海鷗》,以及他在生命最后一個月里完成卻還未及排演的戲劇劇本《抵達》等。對于這段創作過程,胡遷這樣寫道:“這半年我每休息一段時間后,就會重新嘗試不同的越渡,摧毀某種關系進入崩潰邊界。酒精是好東西,但直接灌入大腦就不好了。男女情愛的小故事是排遣無聊的,它們無論任何維度都在安全的區域。另一種創作則充斥著危險。”胡遷以赤身赤誠地灼燒自我,將天分和生命力一氣呵成得轉化為語言。這組小說和劇本筆觸冷峻干凈,讀來灰暗,凝重,決絕,荒暴,包容了胡遷在生命最后階段的隱秘心跡和極致思索,包容了他對文學這件事最認真最虔敬最赤裸的剖白,更包容了對我們所處時代強烈的反思和質疑。他仿佛并沒有離開,他只是率先抵達,所有痛苦都化為靜默在永恒里的一線光亮,如筆下的拉莫一樣,召喚著茫茫人生荒野里我們每一次的跋涉和遠行。本書還特別收錄了胡遷生前訪談和完整大事年表。

媒體推薦

    胡遷是一個滿懷尊嚴的人,從他的眼睛就能知道他不尋常的強烈個性。我想告訴你們,我遇到的胡遷對世界懷有遼遠廣闊的目光……他是最勇敢的電影人。
    ——貝拉·塔爾,匈牙利導演
    胡遷的小說從我初次讀到,就如雷電爆閃著天才的光。他是烈性要用那光焰亮瞎觀者之眼,要燙傷人,要讓人有真實痛感的。他作品中那超荷的憂郁、憤怒,或正是這個國度里的青年切膚、呼吸、每一毛孔感受到的憂郁。我想一百年后,人們觀測這個年代的中國年輕人,他們活在怎樣的時光?那時是怎樣的一種文明?可能并不總是一個解離的、紛亂光影的、樓盤如蕈菇暴長的、選秀節目和無聊大制作電影充斥的時代,我覺得未來的人們,會拿起胡遷的小說,若有所感地讀著。
    ——駱以軍,作家
    胡遷的小說,你會感受到那赤誠中所迸射出的破壞力,你會獲得完整和有效的灼傷,純正的藝術性灼傷,如同佐羅的簽名或V字仇殺隊的面具,那是胡遷對藝術這片日漸荒蕪貧瘠的領土的貢獻。他加重了陰影,他校減了速度。他后視鏡,他惡作劇,他思無邪。
    ——魯敏,作家
    胡遷剛寫完的新劇本,叫《抵達》。本來我們要一起弄舞臺劇,可他孑然前往,率先抵達。他再不會被消解掉,他再不給你們、我們和這個世界,任何一絲消解他的機會。
    ——章宇,《大象席地而坐》主演

作者簡介

    胡遷(1988—2017),原名胡波。作家,導演。出生于山東濟南,畢業于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臺灣第六屆華文世界電影小說獎首獎得主。

目錄

小說
  看吶,一艘船
  遠處的拉莫:警報
  遠處的拉莫:邊界
  祖父
  捕夢網
  大柵欄與平房村
  黯淡
  棲居
  響起了敲門聲
  陷阱
  我們四塊兒廢鐵
  海鷗
劇本
  抵達
訪談
  文學是很安全的出口
特別附錄
  胡遷大事年表

前言

  

    出版說明
    關于這本書,胡遷沒有留下什么說明文字。
    全書收錄了胡遷自2017年6月開始嘗試的一系列“危險的創作”,如《遠處的拉莫》《海鷗》,以及他在生命最后一個月里完成的劇本《抵達》。
    篇目順序遵照胡遷生前擬定的文稿順序。
    全書內容(除必要校對外)無刪改。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遠處的拉莫:警報
    1
    母親領著他來到這個院子。院子的西邊是豬圈,他蹲在那兒,看起來好像聞不到任何味道,但他可以聽到遠處的談話聲。
    “讓他待在這兒吧。”
    “我不能保證什么。”
    “我會來看他,我已經把房子賣了,現在根本不知道住在什么鬼地方。”
    “之后你不能怪我們。”
    “我什么也不怪,我沒有任何辦法。”
    他看到一頭豬趴在棚子下,棚子里的泥土一半干燥一半濕潤,另一頭豬沿著階梯走到下面,下面一層全是淤泥,它用鼻子在角落里拱,那里只有屎。
    他的母親留給他一個包裹,悲傷地看著他。他狠狠地在母親的胳膊上撓了下,三道血痕。母親看著他,說:。“你要在這里養病。”
    “你去死吧。”他說。
    “你會養好病,我會接你回家,等我把身上的事情處理完。”
    “你去死吧。”
    他的母親走了。
    他朝一側的房子看了一眼,他的小姨體態臃腫,臉色烏黑。他看著母親走遠。
    “你想住在哪兒呢?我帶你看看炊房。”小姨說。
    “我就住這兒。”他指著豬圈說。
    小姨猶豫了下,說:。“好。”
    他就住了進去。
    2
    他給豬圈的階梯上豎了柵欄,兩頭豬便再也上不來。
    第一個夜晚它們總是叫,用鼻子不停地頂柵欄,那些木條幾乎都要被撞爛了。他用繩子捆住木條,繩子的一頭系在豬圈外的一棵樹上,一頭壓在豬圈另一層的墻壁縫隙里,再用樹棍卡在中間。
    清早,小姨提著鐵桶來到這兒,兩頭豬聽到腳步聲后就嘶叫起來。
    “它們不能睡在下面,會得疥蘚。”
    “但我得住上面,我不能和它們睡在一起。”
    “你可以住在炊房。”
    “會打擾我。你每天要做三頓飯。”
    小姨叫來鄰居幫忙。一個枯瘦的老人。他們推著一車土,倒了進去。又推了一車,倒了進去,下面看起來才干燥了些。他們又墊了些干草在里面。
    “要嗎?”鄰居問。
    “什么?”他說。
    “要干草嗎?”
    “不要,我自己會找。”
    老頭走到門口,對小姨說:。“他吃什么?”
    “跟我們一起。”
    “她撒謊,我到現在還沒有吃東西。”他躺在塑料布上說。
    “你跟我們一起吃,早上我叫你了。”小姨說。
    老人走了。
    3
    他第一次走進這個院子的房間。小姨看見了他,沒有說話。房間里有股尿布味,他的表弟躺在一張小床上。他走到小姨的臥室,把床上的被子抱起來,又看到衣柜里露出一條毯子,他把它抽出來塞進被子里。
    “為什么要用我們的?我給你準備了被子。”
    “我太冷了。”
    “但你不該用我們的,下午就會送新的來,你媽媽給了我一筆錢用來照顧你。”
    “我太冷了,沒有被子我會死。”
    小姨去炊房洗尿布。他把被子抱回豬圈,鋪在塑料布上。
    他打開自己的包,檢查衣服,取出一雙登山靴,取出牙刷、牙膏、香皂、梳子,除了靴子外,其他都扔到了下面。兩頭豬踩踏著泥巴走過來,對著這些聞了聞,又在嘴里咬了咬,牙膏被擠出來一點,但它們不喜歡那味道。
    他蓋著被子睡了一會兒。下午,疼痛開始了,他用嘴咬著被子,撕開一條裂縫,他掙扎著鉆進去,裂縫越來越大。他在被子里顫抖了十分鐘,爬了出來。看到天上聚集起了烏云,像石頭一樣的顏色,沉甸甸的。
    他出了豬圈,來到屋子里。
    “我餓了。”他說。
    “你是害怕下雨。”
    “我不怕,我喜歡下雨。”
    “如果你怕淋雨可以去炊房,我在那里給你搭了個睡覺的地兒。”
    “我永遠不去。”
    小姨掀開桌子上的一個罩子,里面是食物。她在椅子上鋪了層報紙,等著他坐過來,他身上沾著豬圈里蹭到的黃土。
    吃完之后,他出了屋子。小姨抱著表弟,鎖上了門。
    他靠在豬圈的柵欄外不知道做什么。整個院子里只有他一個人,他不喜歡小姨,但她走了之后,恐慌就開始了。他跳進豬圈的下層,兩頭豬也恐慌地朝墻壁上貼,豬皮摩擦石頭墻面的聲音混著嘶嘶的叫聲。
    他伸出手,又縮回來。看起來它們會咬他。
    4
    來了一個少年,看起來跟他一樣大。少年的臉上長滿青春痘,鼻子上最大的兩顆泛著油光。少年站在豬圈外,瞇著眼睛看了會兒。
    “你叫什么?”少年說。
    “你叫什么?”他說。
    “沈浩。”少年看著他,“你有錢嗎?”
    “有。”
    “帶你去買東西,你這里什么都沒有。”
    “但我不會給你錢,也不會給你買東西。”
    “我呢,可以把你的錢都拿走,在這個地方我就這么干。”
    “我可以殺了你,我是個病人,殺人不犯法。”
    “你得的病沒有用,腦子沒病,是別的地方壞了。”
    “你怎么知道?”
    “所有人都知道。”沈浩說。
    他跟著沈浩走出來,這是來到這里之后,第一次走出院子。
    院子外一條橫向的土路,對面一側是條一米寬的灌溉水渠,貼著田野,田野上可以看到稀疏的電線桿。
    他跟在沈浩后面,沿著土路走了一公里,經過一個個路燈,到了盡頭,是條相對寬闊的瀝青路。
    他看見沈浩停住了,說:。“往哪兒走?”
    “就是這兒。”
    “這里沒有賣東西的。”
    “你想買什么?”從一側鉆出個高個男孩來,還有一個穿著黃裙子的女孩,她的鼻涕掛在嘴唇上,她用手擦了。她看起來很難看,但很溫柔。
    “我不知道。”他說。
    高個的男孩說:。“你是不是快死了?”
    “不是,我可以活很久。”
    “胡扯,你快死了,你有照過鏡子看自己嗎?”
    “他住在豬圈里。”沈浩說。
    “噢?為什么住在豬圈里?”高個說。
    “我不想睡炊房。”他說。
    “豬圈比炊房好嗎?”高個說。
    “我不喜歡炊房。”
    高個朝腳下踢了塊石頭,他朝遠處看了看,說:“要我們帶你玩嗎?”
    “好。”他說。
    ……
    P17-24

 
校园情色在线视频_网络红人鹿少女_久久熟在线视频22_淫妇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在线加勒比一本道_日本视频高清免费观看_日本成人电影 亚洲在线_亚洲日韩天堂在线_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