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中國文學 > 中國文學-散文

大地歌吟

  • 定價: ¥60
  • ISBN:9787519032050
  • 開 本:32開 平裝
  • 作者:劉禮貴
  • 立即節省:元
  • 2018-06-01 第1版
  • 2018-06-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劉禮貴著的《大地歌吟》寫作者對故鄉故人的懷念以及自己旅居出游的記錄,以生動的文字描繪了一幅幅生動絢麗的人間風光。本書是是行者的歌,行者的歌流連于大地,歷史與現實反映的,一面是風云激蕩的時代畫卷,一面是生動絢麗的人間風光。《大地歌吟》是研究鄉土文史值得一讀的篇章。

內容提要

  

    劉禮貴著的《大地歌吟》是行者的歌,以個人生活經歷為線索,一路風塵,幾番回首。前一部分敘述故鄉蒼茫沉浮的過往人事。童年和少年的身影,伴著稚氣的童謠,祠堂的讀書聲,和街上唱川戲的鑼鼓,行走在瓦檐錯落的古鎮,山徑橫斜的鄉場;還有棧房春秋,茅屋風雨,見證解放,載歌載舞。往后是結伴跋涉數百里求學,只身遠走他鄉從教,艱難歲月回家探親……風煙迷離,夢里依稀,凝眸是遙望歷史的深情記憶與鉤沉。后一部分則為移居省城的見聞,繽紛多彩的人物故事。街市風情,鄰里糾紛,流浪人的戲謔與傳奇,年輕喇嘛心中的傷痛,以及南埡那些平常人家曲折紛紜的悲觀離合……一系列切近現實的生活記錄,竟也同樣讓人牽掛。

媒體推薦

    那個唱童謠的古鎮孩子,憧憬著瑰麗的七色虹彩,一路風雨兼程,在大地上跋涉了七十多個春秋,胸膛里依然跳動著一顆赤子之心。
    ——華夫
    他挽著青春的牛車趟過歲月的泥浪,扶著文字的犁鏵耕耘深愛的大地,此際日暮風清,淚下如泥朗笑也如泥。
    ——新宇

作者簡介

    劉禮貴,男,漢族,筆名文杰,1940年11月14日出生于貴州省正安縣安場鎮,祖籍四川(現重慶)銅梁,1958年畢業于遵義師范,先后在務川縣鎮南中學、正安縣農業中學、正安縣第二中學、貴陽市十五中等學校任教,于上世紀50年代末開始從事業余文學創作,系中學高級語文教師、貴州省作家協會會員,貴州省中國現當代文學學會會員,2008年10月出版散文集《蜜路》(《黃河出版社》)、2010年4月出版詩集《淺草》(《中華千秋出版社》)、2010年8月出版長篇小說《風云戀歌》(《北京燕山出版社》)、2013年6月出版散文集《旅筑隨筆》(《中華千秋出版社》)、2014年5月出版(主編)散文集《桃李芬芳》(《北京線裝書局》)。

目錄

行者的歌
老街童謠
賈家祠堂的讀書聲
安場記憶(之一)
安場記憶(之二)
鄉場往事
安場人與戲劇
解放初安場的秧歌
抗戰老兵易奎
復員軍人易啟均
懷念劉德榮老師
憶蒲明洲同學
我所知道的何德厚
從正安步行去遵義讀書
1960年,探親歷程
訪申修才
學耕記
憶陳陽欽校長
慈菇凼種苞谷
憶貴州省第一屆青年業余作者大會
一位鄉村醫生的足跡
珍州美泉
陪女詩人陳佩蕓正安采風
南埡紀事
玉樹余痛
老袁
書緣
流浪漢葛永華
酷似蔣介石的蘇廣涂
甩動佛珠的老人
雪梅
拜祭故里先賢尹珍
為弘揚尹珍文化建言獻策
尹珍故里采風記
鄭皓如軼事
王鳳翔遺稿《何以救國救民》發現經過
王鳳翔祭母詩及其母墓志銘的發現
正安縣前衛生院院長劉鎮亞歷史資料的發現
萬里橋邊女校書
沙灘記游
麗江之旅
后記

前言

  

    最早讀到禮貴的作品,是20世紀60年代《山花》上署名文杰的《漆樹(外一章)》。文杰是禮貴的筆名。那是一篇借物掙環,贊美奉獻精神的散文詩。也正是文如其人,《漆樹》應是當時作為鄉村教師的作者的自身寫照。五十多年過去了,山重水復,春秋輾轉,禮貴辛勤執教之余,一直堅持寫作。長夜清宵,孤燈挑盡,欣然以文學相依相伴,為伊消得人憔悴。退休后仍舊初心不改,著述不停,真也是白首不相離,如此的多情與執著!
    《大地歌吟》是行者的歌,以個人生活經歷為線索,一路風塵,幾番回首。前一部分敘述故鄉蒼茫沉浮的過往人事。童年和少年的身影,伴著稚氣的童謠,祠堂的讀書聲,和街上唱川戲的鑼鼓,行走在瓦檐錯落的古鎮,山徑橫斜的鄉場;還有棧房春秋,茅屋風雨,見證解放,載歌載舞。往后是結伴跋涉數百里求學,只身遠走他鄉從教,艱難歲月回家探親……風煙迷離,夢里依稀,凝眸是遙望歷史的深情記憶與鉤沉。后一部分則為移居省城的見聞,繽紛多彩的人物故事。街市風情,鄰里糾紛,流浪人的戲謔與傳奇,年輕喇嘛心中的傷痛,以及南埡那些平常人家曲折紛紜的悲歡離合……一系列貼近現實的生活記錄,競也同樣讓人牽掛。
    行者的歌流連于大地,歷史與現實反映的,一面是風云激蕩的時代畫卷,一面是生動絢麗的人間風光。
    歲月在不經意中老去,時光悄然流淌,正如作者所感嘆:“人生總是這樣匆忙”……當鬢發如霜,眼眉低垂,遠望燈火昏黃不定,夜的街市也已經這般朦朧……驀然回首,有難以忘卻的往事和無盡鄉愁漫上心頭,于是又開始在文字的天地間尋尋覓覓,不也令人欣慰?該經歷的都自覺或不自覺地經歷了,該做的事都認真做了,雖已是青山夕照,芳草天涯,卻依然有情可寄,有志可托,此生便不曾辜負了!
    一代有一代的風氣,一代有一代的作為。我們這代人見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的歷史,在各自注定的人生旅途上與國家和人民的命運不期而遇,絲縷相連,生活境遇則與各個時期的政治形勢密切相關,也真是風雨兼程而心驚路遙。所以在生活困難年代,學校停辦,禮貴會自愿申請下放農村,老老實實去當農民。日出月落,早行晚歸,和生產隊的社員一起勞動,一心盼望有個好的收成,卻窮得連八分錢一張的郵票也買不起……后來頂編到鄉鎮學校代課,為度過饑饉而和老師們去高寒山區種苞谷,燒荒犁土,割草喂牛,因收得一季莊稼而爽快之至。此后幾經周折,終于調回家鄉任教。農村實行責任制,便也滿心歡喜,與妻子在教學之余,挑擔荷鋤,帶著年幼的孩子們在承包的田地上播種、耕耘和收獲,也曾是鋤禾日當午,“一到春天搶水打田時便弄得手忙腳亂”……禮貴學耕,前后凡三十載,一邊教書,一邊種地,風吹雨打不離田土,耕云播雨是詩人的情懷,這份擔當確乎很實在也很沉重。
    米蘭·昆德拉說過:“沉重的負擔也是一種生活最為充實的象征,負擔越重,我們的生活也就越貼近大地。,’這或許并非不幸。行走在大地上的人生經歷,承載著泥土的芬芳和塵世的喜怒哀樂,記錄了太多厚重的感悟,心有依戀,用心去體會,其實每一個日子應該都很美好。
    時勢造英雄,也造就一代人的精神風貌。我們這一代腳踏買地,崇尚的是樸實、真誠。為人為文,一如游子外在的流離與思婦內心的堅守,雖心氣高傲卻不曾浮華和輕狂,不會游戲文字,妄言生活的荒謬與歷史的虛無。等閑白發,朝花夕拾.不也一樣可以守望自己的精神家園,采菊東籬,種豆南山?
    “倉頡作書而天雨粟,鬼夜哭”,文字一出,人類由蠻荒蒙昧而逐漸走向文明。古人對文字心存敬畏與尊重,不像時下一些人隨意的矯情造作。風俗以文化移易,人心不古,也是無可奈何的事。禮貴為人嚴謹,為文莊重。我與禮貴以文字交.互相憐惜,細想都不是當今流行風氣的對手。但《大地歌吟》,卻是研究鄉土文史值得一讀的篇章。
    2017.2.9于九節灘

后記

  

    《大地歌吟》里的文章,大致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對于鄉土故人的懷念,另一部分是旅居出游的記錄。歲末清點,居然有四十來篇,可以編一本集子了。給文集取個啥名兒呢?長期行走于社會底層的我,自覺挺接地氣,那么,就叫“大地歌吟”吧。
    懷舊篇章的編織,發端于偶然的契機。2013年7月25日,“尹珍文化研究會貴陽聯系組”在筑成立,會長羅遵義(正安縣政協副主席)在會上說:“‘尹珍文化研究會’不限于只研究尹珍文化,凡是在正安這塊土地上出現過的人物、發生過的事情都可以研究、都可以寫。目前,縣政協主辦的《正安文史》比較缺乏反映二十世紀50年代生活的文章。而貴陽聯系組的成員大多是60歲以上的老同志,正好是那段歷史的見證人,希望大家就那段歷史多多賜稿。”作為組長,理當帶頭撰稿。既然是研究尹珍文化,本當寫有關尹珍的稿件,但我對先賢尹珍知之甚少,一時難以遵命,那就寫寫建國前后在故鄉度過的那段歲月吧。這樣,那些塵封已久的記憶便紛至沓來,伴著海馬沖的春花秋月,演繹成了20來篇散文隨筆。
    文集的另一部分,算是現實篇章。來貴陽所寫的散文,先后收進了《蜜路》和《旅筑隨筆》,此集里的“半壁河山”,是近年的作品。上街買菜購物、去公園散步、與親友交談.所見所聞,覺得有那么點兒時代色彩,回家就把它描在電腦里了。寫得較長的一篇是《南埡紀事》,我來貴陽的最初5年,在三所不同類型的學校(私校、公校、貴族學校)重執教鞭,但落腳點都沒離開過南埡;我和南埡那些因土地被征收而自謀出路的農民很談得來,他們的生存狀態、遭遇訴求文中都做了忠實的記載。正如友人申元初所言:“你總是走在人生路上,寫在人生路上。”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著名作家石定應我之請,閱讀了集q-文稿并為之作序,在此特表謝忱。
    作者2017.1.12于貴陽海馬沖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與曹家南側挨鄰的一家也姓曹,房主很年輕,小名林生,書名曹受榮。曹受榮家的房子是座四合院,臨街也有柜臺,不同的是堂屋后面有天井,天井里擺了魚缸。曹受榮的父親和大哥均已去世,寡母寡嫂和他守著幽深的四合院。天井后面的房子佃給薛胖子一家住,薛胖子生意虧本瘋了,發起瘋來,叫喊聲炸耳。曹受榮的母親形容偏瘦,常常思念去世的丈夫和大兒子,說他們多次給她投夢,很想回家看看。于是,一家三口商量:請會作法的汪師來“號喻”。汪師叫汪敬陶,原籍南川,善金石,平時刻章為生。誰家的娃兒不見了,去請汪師卡時,汪師捏著指頭默念少頃,指出娃兒去向,一找一個準。
    曹受榮和曹受祺同祖。
    曹受榮的母親過門來給曹受祺的母親講請汪師號喻的事,湊巧被我聽見。雖然似懂非懂,但大致明白了號喻過程:曹受榮家在樓上安好桌椅,然后將香燭紙錢、筆墨喻簿、酒和酒杯擺在桌上,等汪師上樓去號喻。號喻須在晚上進行:汪師點燃香燭紙錢,酒過三巡,開始作法走陰。一會兒,冷風颯颯,曹受榮父親和大哥的鬼魂從陰問回到自家后樓,先后附身于汪師。汪師端坐桌前,攤開喻簿,文思泉涌,奮筆疾書。汪師是給曹受榮父親和大哥的魂魄代筆,書寫的自然是兩人生前經歷。號喻是不能偷看的,誰若偷看,誰的眼睛就會被喻師的筆尖點瞎……大嫂,曹受榮母親說,只要汪師把他們父子未了的愿寫出來,開好多利市錢我都樂意。大妹,曹受祺的母親說,你把他們父子的愿了了,你的心就安了,你們家也就順了。
    一天下午,曹受祺老師在后院納涼,曹婆婆(曹受祺母親)捧著毛邊紙訂的喻簿來到他身邊,曹婆婆說,這是你嬸中午送來的喻簿,上面是汪師昨夜號的喻,我已經看過;咦,喻簿里寫的一樁樁事,莫不是你叔你堂哥做的,說話的語氣,都活脫脫是你叔你堂哥的,不由人不信!要說是汪師編的吧,他一個外地人,咋會知道我們曹家過去的事?咋會編得那么圓?聽了母親的話,曹老師接過喻簿翻看起來。他一邊看一邊點頭,嗯,連細節都清楚,叔和堂哥當年生病,看的醫生、吃的藥都對——依我看,不會是編的!嗯,汪師的行書不錯,只是后面兩頁寫得太潦草了,好像還被撕過!曹婆婆接過說,你叔你堂哥的惑魄是戴了腳鐐手銬,被雞腳神無常二爺押著來的,雞一叫就得從陽間回到陰問,他們要說的話很多,怕時間不夠,后面的就寫得潦草了!那幾處撕過的痕跡,是雞腳神不耐煩了,用爪子抓的……
    聽過兩位曹婆婆的交談,又聽了曹老師母子的對話,我覺得“號喻”真是太奇怪了!唔,陽間——陰間,活人——鬼魂,如此神秘又那么恐怖!當天晚上,我不敢在院子里玩。因為我家的住屋和曹受榮家院落只隔著一壁封火墻,汪師還要在曹受榮家樓上號喻,若是望見兩個鬼魂及雞腳神無常二爺,豈不要嚇個半死!我躺在被窩里,腦子里塞滿了亂七八糟的想象。忽然,房頂上傳來一陣踩動瓦片的響聲,我趕緊扯被條把頭蒙住;心想,那可能是兩個厲鬼被雞腳神無常二爺押著找汪師號喻去了,別驚動他們吧……
    P32-33

 
校园情色在线视频_网络红人鹿少女_久久熟在线视频22_淫妇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在线加勒比一本道_日本视频高清免费观看_日本成人电影 亚洲在线_亚洲日韩天堂在线_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