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外國文學 > 外國文學-各國文學

走出荒野

  • 定價: ¥49.8
  • ISBN:9787559615152
  • 開 本:32開 平裝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真正現象級暢銷書。連續126周(兩年多)盤踞《紐約時報》暢銷榜(top10)!僅美國就賣出300萬冊!
    罕見地橫掃年度17項圖書大獎:TIME(《時代周刊》)、《出版商周刊》、NPR年度圖書、Goodreads票投冠軍等,全美1200家獨立書店一致推薦!
    有關旅行,更有關自我找尋和內心成長。真誠,勵志,充滿能量。背后的覺悟,人情,非常讓人有共鳴。妮可·基德曼大贊“驚艷,深受鼓舞和啟發”。
    謝麗爾·斯特雷德著的《走出荒野》是謝麗爾·斯特雷德根據自己的親身經歷寫的一本游記性質的文學作品。
    一路上,她跋涉過荒漠高山,見識過長河落日,也遇見了一個個有故事的人,同時,她也一刀刀地剝開自己的痛處,毫無保留。旅程結束,她發現,連同一路的艱險,那些痛苦的記憶也都成為了過去,似乎,她在萬物中,終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內容提要

  

    謝麗爾·斯特雷德著的《走出荒野》講述的是,謝麗爾·斯特雷德,一個普通的美國女子。6歲時,嗜酒暴烈的父親從她的生命中消失,22歲時,親密無間的母親因病突然去世,自此,家不成家,姐弟間日漸疏離,自己的婚姻也搖搖欲墜。有4年7個月零3天,她都沉浸在巨大的悲痛中,迷失了自己。
    一次,她偶然看到一張太平洋屋脊步道(PCT)的圖片,心門倏地打開了,當即決定上路。毫無經驗的她,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期盼著能至少做點什么,改變這一切。這渴望如同遠方的荒野,漫無方向,她告訴自己:最糟的已經發生了。我必須要自己探出一條路來!
    94天,1100多英里。這是謝麗爾一個人的徒步旅程,更是她由痛苦迷茫到漸漸篤定的內心旅程。一路上,她跋涉過荒漠高山,見識過長河落日,也遇見了一個個有故事的人,同時,她也一刀刀地剝開自己的痛處,毫無保留。旅程結束,她發現,連同一路的艱險,那些痛苦的記憶也都成為了過去,似乎,她在萬物中,終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媒體推薦

    愛死這本書了!一頁一頁地往下讀,越來越覺得自己很沒種。我真希望能讓全世界都知道這本書。
    奧普拉·溫弗瑞,美國脫口秀女王
    性感、勵志……狂野又有趣……斯特雷德難得的文采猶如釘子般深深嵌入人心。
    《紐約時報》
    過去5到10年里最好的一本書之一……《走出荒野》憤怒、勇敢、令人憂傷、充滿自知、治愈、真實、迷人而又才華橫溢。我想注定會讓許多人,無論男女,愛上它好一陣子。
    尼克·霍恩比,英國作家、編劇,《自殺俱樂部》作者
    驚艷,讓我深受鼓舞和啟發。
    妮可·基德曼
    通透而動人……斯特雷德的文字精準、簡明而詩意,她擁有每一位作家渴望的天賦。
    《華盛頓郵報》
    文字生動、敏銳而迷人,會讓你感受到沙漠的熾熱、高山的嚴寒,還有一個了不起的女人,為了找到路、還有自我,所展現出的驚人魄力……她踏出的每一步都是勇敢。
    《人物》

作者簡介

    謝麗爾·斯特雷德(Cheryl Strayed)
    美國小說家、散文家、專欄作家。其文筆睿智溫情,曾三度入選美國年度最佳隨筆集(2000、2003、2015)。目前共出版過四本作品,被譯成40種語言。《走出荒野》是她的代表作,據斯特雷德26歲那年夏天(1995年)的親身經歷寫成。這本書在2012年一出版,便立即登上《紐約時報》暢銷榜第一名,連續126周以上盤踞在《紐約時報》暢銷榜上,罕見地橫掃2012-2015年度17項圖書大獎,并被執導過《達拉斯買家俱樂部》《大小謊言》的讓-馬克·瓦雷拍成高分口碑電影《涉足荒野》。目前,她與丈夫及兩個孩子住在美國俄勒岡州波特蘭。

目錄

作者的話
前言
01  愛,萬物生
  愛,萬物生
  和自己決裂
  弓背而立
02  路途
  《太平洋屋脊步道第一輯:加利福尼亞州》
  路途
  同在兩個方向上的公牛
  林中唯一一個女孩
03  光之山脈
  烏鴉學
  永不迷失
  光之山脈
04  荒野
  流浪者
  走了這么遠
  千樹萬樹
  荒野
05  雨盒子
  雨盒子
  梅扎馬火山
  混沌模式
  太平洋屋脊步道女王
  《共同語言之夢》
致謝

前言

  

    這里的樹木高聳入云。此時,我正站在北加利福尼亞州一處陡峭的山坡上,一覽腳下這些樹木的高大身姿。我剛剛脫掉徒步旅行靴,左腳的靴子已經沉入樹海。我碩大的背包倒在了這只靴子上,將靴子彈到了空中,它掠過鋪滿沙礫的碎石徑,飛過山路的邊緣,在下面一塊突出來的巖石上反彈了一下,接著就飛入山坡上郁郁蔥蔥的樹叢之中,再也沒了蹤影。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氣。雖然我已經在野外生存了38個日夜,那時候已經明白萬事皆有可能發生,也確實會發生,但這并不意味著我能在突發情況下依然穩如泰山。
    我的一只靴子就這么沒了。真的沒了。
    我把另一只靴子像抱嬰兒一樣緊緊貼在胸口,雖然實際上也沒什么用了。少了一只靴子,另一只又有什么存在的意義呢?它什么都不是,已淪為永遠的孤兒,我不能心存憐憫。這只靴子可真不是個小物件,沉甸甸的,是一只帶有紅色鞋帶和銀色金屬扣襻兒的Raichle牌棕色皮革徒步靴。我把靴子高高舉起,用盡全力拋了出去,眼睜睜地看著它飛入蔥郁的密林,離開了我的世界。
    我赤著雙腳,孤身一人。26歲,也是個孤兒。還真是個無依無靠的人啊,幾周前一個陌生人評價我說。當時,我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他,說自己在這世上總有種離群之感。他說,人如其名,我就和我姓氏傳達的意思一樣,是個無依無靠的人。我6歲的時候,父親離開了我的生活。22歲時,母親離開了人世。守夜的那天晚上,我的繼父變了,不再是那個我認作父親的人,變得我幾乎不認識了。我的姐姐和弟弟,陷入悲痛之中,雖然我想把大家凝聚起來,卻也還是日漸疏離。最終我也只好放手,與他們漸行漸遠。
    在把那只靴子扔過山崖邊緣之前的幾個年頭中,我其實早已將自己扔出了邊緣地帶。從明尼蘇達到紐約,再從俄勒岡到整個西部,我游游蕩蕩,四處漂泊,居無定所。直到1995年的那個夏天,赤著雙腳的我終于悟到,我與這個世界是相連的,而非分離的——我找到了自我。
    這是一片我從未涉足過的世界,但它卻一直縈繞在我的心頭。再三踟躕之后,我將傷痛與困惑、畏懼和希望一起揣在心中,踏上了這片土地。在我看來,這里既會將我磨煉成我夢想成為的那個女人,也會讓我變回曾經的那個女孩。這里,有2英尺寬,2663英里長。
    這里,就是太平洋屋脊步道。
    第一次聽聞這條步道,還是短短的七個月前。那時,我還失魂落魄地住在明尼阿波利斯市,與我還愛著的男人的婚姻已經走向了終點。我在一家戶外用品商店里排隊等著為一把可折疊鏟子付款的時候,偶然在旁邊的一個書架上發現了一本書——《太平洋屋脊步道第一輯:加利福尼亞州》。我拿起來讀了封底。上面說,太平洋屋脊步道是一條綿長的野外步道,從美國的加州與墨西哥交界的國境起始,沿著拉古納(Laguna)、圣哈辛托(SanJacinto)、圣貝納迪諾(SanBernardino)、圣加布里埃爾(San Gabriel)、利伯利(Liebre)、蒂哈查皮(Tehachapi)、內華達(Sierra Nevada)、克拉馬斯(Klamath)以及喀斯喀特(Cascade)九大山脈,一路蜿蜒至加拿大境內。這條步道的直線距離只有1000英里,實際長度卻是它的兩倍多。它蜿蜒過加州、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的全境,穿越了國家公園和荒野,切入聯邦政府、部落和私人的土地,綿延過沙漠山地、熱帶雨林,又橫穿江河與高速公路。我把書翻過來,直愣愣地盯著封面出神:湛藍的天空下,一個被巖石峭壁環繞的湖泊。然后,我把書放回書架,付了鏟子的錢,離開了。
    但沒過多久,我就折回店里把這本書買了下來。當時,對我而言,這條步道并不意味著一個嶄新的世界,而只是個想法,模糊而奇特,充滿了神秘和希望。我用手指在地圖上循著它蜿蜒曲折的線條摸索著,心中似有什么東西破土而出。
    我下定決心,要沿著這條路線走完全程,就算走不完,也要在大約100天的時間里盡可能地試一試。當時,我已經和丈夫分居,獨自一人住在明尼阿波利斯市的一套房子里,做著服務生的工作,生活一團糟,可謂跌到了人生的谷底。每一天,我都感覺自己仿佛置身于深井之中,眼巴巴地抬頭仰望。就是在這口井中,我下定決心,要成為一名野外單人徒步旅行者。有何不可呢?我已經有過很多身份了:是深情的妻子,也是第三者;是媽媽心愛的女兒,如今卻在佳節時分形影相吊;是野心勃勃的優等生,也是志向高遠的作家,卻在一個個卑微的職位之間來回切換,在毒品中醉生夢死,還和男人隨意廝混。我的祖父是位賓夕法尼亞州的挖煤工,父親是名煉鋼工人,后又轉業為銷售員。父母離異后,我與母親、姐姐和弟弟住在凈是些帶著孩子的單身母親居住的社區里。十幾歲的時候,我住在明尼蘇達州北部樹林里的一幢連室內廁所、自來水和電都沒有的房子里,過著一種“回歸田園”的生活。盡管如此,我在高中的時候成為啦啦隊隊員,還被封為舞會皇后。在這之后,我離開家去上大學,在學校里成了一名左翼激進派女權主義者。
    可是,只身一人在野外跋涉1100英里會怎樣呢?這種挑戰我還從來沒經歷過。試一試也無妨。
    當我赤著雙腳站在加州的那座山上時,當我帶著些許沖動決意徒步于太平洋屋脊步道來拯救自己時,這些往事仿佛已離我很遠,恍如隔世。我想,我之前經歷過的所有事情,就是為了讓我踏上這次旅程吧。但這只是我的一廂情愿,唯有一步一個腳印地走過人生的每一天,我才可能做好迎接未來每一天的準備。而有時,即使走好了今天的路,明天發生的不測也還是會讓我措手不及。
    這么說來,我那從山坡上滾落樹海,再也遍尋不到的靴子,就是一例。
    說實話,目送靴子離我而去時,我的心里悲喜參半。在腳踏這雙靴子的六個星期中,我跋涉過沙漠雪原,看過形態不同、大小不一、顏色各異的樹木花草,越過起伏的山川,走過田野沼澤,也見識過難以言狀的奇景。在這段旅程中,這雙靴子已經讓我的腳上磨出了水皰和老繭。拜它們所賜,我的腳趾已經硬化發黑,我只能忍著劇痛,把四個指甲生生扯了下來。在我與它訣別之際,我早已受夠了它,而它也受夠了我,雖然我也真心地愛過它。它們于我而言已經不是身外之物,而是與我的背包、帳篷、睡袋、飲水過濾器、超輕型爐子、防身用的橙色小口哨,以及那年夏天隨身攜帶的每一件物品一樣,成為我身體的一種延續。我熟悉這些東西,依靠這些東西,是它們支撐我走完了全程。
    低頭看看腳下的樹,高聳的樹冠正在熱風之中輕輕搖擺。我盯著這綿延不斷的綠色,心想,這雙靴子就歸這些樹木所有吧。我選擇在這個地方歇腳,正是因為眼前的美景。在這7月中旬的午后,我遠離文明,舉目無人,離這兒最近能讓我拿到補給箱的唯一的小郵局,離我也有數天路程。也有機會碰到其他徒步者,但很罕見,通常一連好幾天都碰不到一個人影。能否碰到人不重要,不管怎樣,這是屬于我一個人的戰役。
    我凝視著自己那赤裸的、傷痕累累的雙腳,呆望著所剩無幾的指甲。由于羊毛襪的保護,腳尖直到腳踝上方的皮膚一片慘白。往上,我的一雙毛茸茸、肌肉緊實的小腿肚泛著黃銅色,滿是泥土和星星點點的擦傷和劃痕。我是從莫哈維沙漠(Mojave Desert)出發的,在用手觸到在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交界處橫跨哥倫比亞河的那座名字響亮的“眾神之橋”之前,我決不會放棄。
    遙望北方,遠方的那座大橋仿佛變成了一座燈塔,召喚著我;而回眺南方,望著我走過的路,望著那片教育了我也磨礪了我的荒野,我仔細考慮了自己的選擇。心中早已明了,只有一個選擇。從來都只有一個。
    繼續走下去。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當時我渾身上下一襲綠衣:綠褲子,綠上衣,頭上戴的蝴蝶結也是綠色的。這套衣服是母親親手為我縫制的,我從小到大的衣服幾乎都是她做的,其中有些恰好是我夢寐以求的,也有些我并不是很喜歡。我對身上這套綠衣服就不是很喜歡,但我還是穿了出來,因為它是我的懺悔,我的愛意,我的護身符。
    那一整天,我都穿著那套綠衣服,和繼父艾迪陪著母親在梅奧醫院樓上樓下地接受了一項又一項的檢查。與此同時,我的心里卻漸漸浮現出一句禱告。可能用“禱告”這個詞來形容我心中閃過的念頭并不合適,因為當時我在上帝面前一點兒也不謙恭,甚至不相信上帝。我心中的“禱告”,并不是“上帝啊,請憐憫我們吧”。
    我想要的并不是上帝的憐憫。我根本不需要。我的母親才45歲.看上去還算健康。她堅持素食已經多年了。她從不用殺蟲劑,而是在花園四周種上了萬壽菊來驅蟲。我們幾個孩子一患感冒,她就會逼著我們生吃大蒜來治病。像母親這樣的人,是肯定不會得什么癌癥的。梅奧醫院的檢查結果~定會證明她是健康的,德盧斯市那些醫生的診斷到時就不攻自破了,這是肯定的!德盧斯的醫生們算老幾啊?德盧斯又算老幾啊?德盧斯?哼!那充其量只是個鄉巴佬扎堆的小鎮,那里的醫生只會信口開河。一個45歲、不抽煙、常吃大蒜、崇尚自然的素食者怎么會到了肺癌晚期?這不可能!
    讓他們見鬼去吧。
    對,這就是我的禱告:見鬼去吧,見鬼去吧,見鬼去吧!
    司是,身在梅奧醫院里的母親,只要站著超過三分鐘就會疲乏得支撐不住。
    “要不要坐輪椅?”我們在一個鋪有地毯的長廊見到一排輪椅時,艾迪問她。
    “她才不需要那東西呢。”我說。
    “就坐一下。”母親說著,幾乎癱軟在了輪椅上。她與我四目相視了一瞬,然后就被艾迪推往電梯間。
    我跟在后面,不讓自己胡思亂想。終于,我們乘上了電梯,準備去見宣判命運的醫生。我們總是叫他“正牌醫生”,一個已經把母親所有的檢查結果匯總,告訴我們什么才是真相的人。電梯徐徐上升,母親伸出手來,一邊幫我把褲子整理好,一邊用手指摩挲著褲子的棉質布料。
    “這樣就好啦。”她對我說。
    當時我22歲,母親懷我的時候也是22歲。她22歲有了我,我22歲時她卻要離開我……不知為何,這個句子就在我的腦海中縈繞,一時間蓋過了那旬“見鬼去吧”的禱告。我差點痛苦地怒吼出來。余生母親就要離我而去了,這種對未知的已知讓我快要不能呼吸。我竭盡全力將這個殘酷的事實擠出腦海。在那一刻,在那個電梯里,我不能讓自己那么想,并且盡力繼續呼吸。我安慰自己說,如果醫生帶來的是壞消息,他肯定會把我們領到一間辦公室,里面會放著一張锃亮的木制辦公桌,醫生會在那里通知我們。
    可是事實并非如我所想。
    我們被領到一問做檢查的病房里,按護士的指示,母親脫去上衣,穿上一件棉制的罩衫,罩衫上的帶子在她的身側松散地垂下。然后,母親爬上了一張帶軟墊的臺子,墊子上鋪著白紙。她每動一下,身下的白紙就會發出嘩嘩啦啦的聲音,聽起來仿佛整間屋子都在煉獄之火中熊熊燃燒。我的目光落到了她裸露的背部,她腰問那微微凹進去的曲線依然散發著生命活力。她不會就這么離開的,她的背部就是最強有力的證明。我正盯著母親的背發愣,我們的“正牌醫生”走進了房門。他告訴我們,母親若是能夠再活一年,就是天大的奇跡了。他解釋說,母親的病已無藥可救,醫院已經回天乏術,決定放棄對她的治療。之后他安慰我們說,肺癌拖到這么晚才診斷出來的例子,并不算少數。
    P14-16

 
校园情色在线视频_网络红人鹿少女_久久熟在线视频22_淫妇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在线加勒比一本道_日本视频高清免费观看_日本成人电影 亚洲在线_亚洲日韩天堂在线_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