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外國文學 > 外國文學-各國文學

比海更深

  • 定價: ¥42
  • ISBN:9787559606617
  • 開 本:32開 平裝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是枝裕和、佐野晶著的《比海更深》講述一個落拓的中年男子事業無成,沉迷賭博,過著失敗又不甘的日子。就當他在人生低谷中痛苦掙扎的時候,發現前妻有了新的交往對象,此時他才如雷轟頂,決心振作起來找回家人……細膩如水,詼諧感動,溫馨中交織著遺憾,讓人淚流滿面。
    《比海更深》抒寫了一曲失敗者之歌:當人生與曾經的理想背道而馳,要怎樣笑對當下?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是枝裕和總是讓人動容,就在于他描摹的不只是一個虛構的故事,也是每個人五味雜陳的人生交響曲。
    作為姊妹篇,《步履不停》是是枝裕和在其父母去世后,以兒子為視角創作的作品,而《比海更深》是是枝在有了孩子之后,以父親為視角創作的作品。人生不同階段的創作,抒發了不一樣的感悟,滿載著母子情、父子情,大師手筆,治愈人心。

內容提要

  

    《比海更深》由是枝裕和、佐野晶著。
    良多曾是一位專職作家,并在十五年前曾獲得過某項文學獎,人生一度走向巔峰。但輝煌過后,良多陷入了創作危機,筆下再也無法寫出優秀的作品。他長久以來的精神支撐是每月一次與兒子的見面,到最后卻無力負擔兒子的撫養費。倍感挫折和孤獨的良多來到城郊探望母親,而這夜臺風突然殺到,同樣前來的前妻和兒子只好被迫留宿,讓久未聚首的一家人難得共度一宵。四分五裂的家庭關系是否會在這一夜發生轉變?而良多又能否重新拾回家人的愛和關心?

目錄

正文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1
    這一年臺風格外頻繁,一月份就出人意料地來過一次臺風,成了大新聞。臺風通常從盛夏到初秋季節登陸本土,可是五月中旬竟也刮到了日本。
    進而,尚未出梅臺風便席卷了整個日本,和小學進入暑假幾乎同時。自那時起臺風接連不斷,日本各地遭受了巨大災害。
    不知是否和臺風的影響有關,氣溫也變得極不穩定。本以為酷暑還將持續幾天,不料氣溫驟降,蓋兩床毛毯都讓人睡不安穩。
    話雖如此,畢竟酷熱天氣減少,一整個夏天變得非常舒坦。
    九月中旬以后,臺風似乎更是瞄準日本長驅直入。
    “這么多臺風,煩死人了”
    中島千奈津聽著電視新聞中新臺風即將來臨的消息自言自語。和她聊天的母親不在廚房,去了緊靠廚房的陽臺上。其實千奈津并不指望母親搭話,只是隨口吐出這么一句話。
    陽臺上響起拍打棉被的聲音,恰似回應千奈津的自語聲。
    煤氣上擱著家里最大的那口鍋,煮物的氣味在空氣中彌漫。
    千奈津打小愛吃煮菜,尤其酷愛煮得入味的蒟蒻,她常會偷夾一塊嘗鮮,為此沒少挨母親訓斥。
    千奈津忍著煮物香味的誘惑在為母親代筆。她坐在廚房老舊的飯桌前,按照元旦收到的賀年片上的信息,將寄件人的地址和名字用鋼筆寫在明信片上。
    陽臺傳來吱吱嘎嘎的聲響,千奈津的母親蓧田淑子抱著被褥進來了,嘴上叨叨著“想起來了”。
    千奈津繼續寫著,沒有停手。
    “是珍妮特。珍妮特·琳恩”
    淑子說,她臉上露出得意的神情。
    千奈津愣了一下,剛才聊的什么?
    她很快想起來了,還是兩小時前的話題。千奈津想讓次女學花樣滑冰,和母親說起這件事。花樣滑冰的學費實在貴得出奇,需要和母親“商量”一下。聊到花樣滑冰,淑子提起可爾必思電視廣告上外國花樣滑冰的女孩,但她想不起那人的名字。
    千奈津記得札幌冬奧會是1972年舉辦的,當時自己6歲。那女孩是在那次的冬奧會上走紅的,千奈津不記得她的名字。
    不用說淑子,千奈津用的也是老式折疊手機,自然不會上網查詢。
    聊著的話題和往常一樣開了無軌電車,先前的內容被擱到一邊。想不起來的名字往往會在隔了一段時間后冒出來,比如在千奈津母女回家之后。
    不過,這天趕在那之前想起來了,所以淑子心情不錯,笑容滿面。
    “啊~,是的是的,叫琳恩。一頭金發,和我一樣。”
    千奈津首肯道。她放下筆,重重點了點頭,又用手比劃了一下珍妮特·琳恩的蘑菇型短發。
    “一屁股坐地上,還得了滿分,不懂溜冰。”
    準確地說,琳恩得的滿分是藝術分,由于摔倒被扣除了大塊技術分。就算這樣琳恩還是得了銅牌。不過,千奈津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那是花樣滑冰。滑~”
    “啊啊,滑、滑”,千奈津唱歌似地重復道,其實她壓根沒想記住這個詞。
    淑子“嘿咻”一聲用力將被褥扔進了和廚房連在一起的起居室,一屁股坐了下來,她開始折疊收進屋里的衣物。
    千奈津轉身面對飯桌,從今年收到的一疊賀年片中拿起一張。
    她正在寫“服喪名信片”。從臺風第一次登陸日本的“黃金周”前后起母親就開始念叨起寫“服喪名信片”的事了。千奈津說11月中旬發出去也來得及,不用著急,母親卻不停地催促。她執拗地認為“若不早點兒做好那什么,別人就準備好賀年片了”。“那什么”是淑子的口頭禪,一直以來她說什么事都用“那什么”替代。
    看著賀年片的背面,千奈津輕輕“哼~”了一下。這張印著富士山的名信片正面是打印上去的新年賀詞,地址和名字也都是打印的,沒一個手寫的字。
    “柳田先生是公司同事?”
    起居室里的淑子點了點頭,“是在成增那邊的工廠時的部長”,她說著皺了下眉頭。不過,她的臉色并不難看,似乎還蠻有興致。
    “你爸向他借過好幾次錢,每次還錢都是我向板橋的大哥開口求救……”
    千奈津意識到踩到地雷了,立刻打斷母親。
    “現在這樣也挺好,不用再擔心那些”
    千奈津說著回頭向四張半榻榻米的起居室張望了一眼,好像怕父親縮著脖子偷聽母親說他的壞話。
    起居室里的整理柜上有一只木盒狀的小佛龕,佛龕前面放著嶄新的遺像。櫻花綻放的季節,淑子的丈夫真輔沒有任何先兆突然離世了,74歲的年齡不算老。
    遺像前供著大福餅,一株線香冒著縷縷青煙。大福餅是千奈津打零工的日式點心店“新杵”的糕點。
    “沒個人吵架還是有點那什么吧?”
    淑子的口頭禪“那什么”也傳染給了千奈津。
    母親片刻不停地折疊衣物,“一點兒都不”,她不屑地答道。
    “好不容易清凈了……”
    又要開始抱怨父親了,千奈津想,她再次打斷母親。
    “整天一個人待著的話要得老年癡呆的,去交些朋友吧”。
    淑子當即回應。
    “都這歲數了交什么朋友,只是增加參加葬禮的人數罷了”
    千奈津輕聲笑了起來。母親說刻薄話的本事一貫出類拔萃。看來暫時不用擔心她得老年癡呆,要擔心的只是忽然變得不利索的腿腳。
    淑子將衣物放進衣柜后,拿起長筷戳了一下燉在煤氣灶上的鍋里的煮物。她在手背上滴了一滴湯汁,嘗了嘗,感覺還要再煮一會兒,將煤氣灶的火勢調弱了一點。
    “蒟蒻要慢慢涼下來才能入味,和人一樣”
    千奈津愛吃煮物,當然也挑戰過自己動手。跟母親學了幾次,回家后還是做不出相同的味道。
    母親告誡她“仔細品味”、“用筆記下來”,千奈津卻置若罔聞。
    不久千奈津改變了策略,自己住得離母親家很近,想吃的話只要讓母親做就行了。也不能說千奈津的目的就是為了吃煮物,二十多年前結婚離家后就一直住在娘家附近。生孩子后也搬過幾次家,選擇的也都在騎車就能回娘家的距離范圍內。
    “明天給小實的便當裝些帶上”
    千奈津的長女小實上中學三年級,和母親一樣也喜歡吃蒟蒻。次女彩珠上小學四年級,對蒟蒻完全不感冒,若把煮物裝進她的便當盒一定會被抗議“快住手,灰不溜丟的,丑死了”。兩個女兒基本上在學校用餐,帶便當僅限于明天那種校外授課的日子。
    “雞肉放少了點兒……”,淑子看著鍋里。
    “夠了,都到了愛吃魚不吃肉的年齡啦”
    進入青春期,千奈津忽然變得愛吃肉了。她不再挑蒟蒻吃,而是一人獨霸雞肉,為此沒少挨罵。如今千奈津已經人到中年,而且是中年的“后半期”。
    “正隆還年輕著呢,不夠他吃吧?”
    “哪里,他已經沒什么欲望了,都五十的人啦。和煮物一樣,涼下來后才會入味。哈哈哈~”
    淑子不置可否地聽著女兒女婿的生活瑣事。她將壺里的茶水倒進杯子,瞥了一眼千奈津正往名信片上寫的收件人地址,臉上露出了不悅。
    “我說你啊……,‘田’字變溜肩膀了”
    “我寫字本來就不好看,隨您呢”
    “我可沒那么差勁”
    “要這么說的話,寫個地址還是您那什么吧”
    “我不是說過嗎,我手指動不了”
    說著,淑子輕輕動了動手指。
    “不是在動嗎……”
    千奈津剛想埋怨,淑子提著茶壺的手故意輕輕抖動起來。茶壺蓋發出喀噠喀噠的碰撞聲。
    “行了行了,您又不是漂泊者組合的”
    千奈津腦子里浮現的是志村健,而淑子想到的似乎是加藤茶,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淑子拿起郵票,用舌頭舔濕。郵票不止一張。她伸長舌頭,一氣對著五聯張的郵票舔了起來。隨后,她一張張地將它們撕開,貼在寫好的“服喪名信片”上。
    千奈津接過淑子從一旁遞到手里的名信片。這是張因地址不詳被退回的賀年片,是父親用傳統毛筆寫的,簡易毛筆無法達到如此濃淡相宜的程度,而且字體相當流暢。
    “不過,我爸的字的確漂亮”
    千奈津后悔自己起了個壞頭,母親又該抱怨父親了。不料,母親笑了起來。
    “只有這一手字是他的驕傲。別人都打印賀年片了,只有他堅持動手寫”,淑子說著伸了個懶腰,露出沉思的表情,這個舉動和真輔如出一轍。
    “他不用墨汁,自己磨墨”,淑子的笑聲從鼻腔里發出來。
    “是的,是的”,千奈津也學著淑子的樣,伸了個懶腰。
    淑子從女兒手中取過名信片,端詳著上面工整的楷書。
    “費時費力的,收到名信片的人誰會在乎這些”
    千奈津不想接母親尖酸刻薄的話茬。她拿起另一張名信片,看著寄件人的地址,吃了一驚。
    “啊呀,芝田先生搬家了”
    淑子家在西武線沿線住宅小區的4樓,四十年前從練馬區租住的房子搬來這里,住一套有3個居室的租賃房。蓧田家的千奈津和小她兩歲的弟弟蓧田良多都在這里長大。曾經和“旭之丘”這個地名一樣光鮮亮麗的小區已經老化,住在此地的居民也步入了高齡。
    芝田家住在小區靠南的商品房大樓里,家里有個和良多同年級的男孩,兩家有些交往。
    “他說兒子在西武小區建了獨棟小樓”
    淑子情緒低落地說。住在同一小區的鄰居住進了兒子建的獨棟小樓,多少有些羨慕吧,千奈津想。況且西武小區就在對面,和這個小區相隔一條大街,是這個小區的居民們羨慕不已的商品房小區。
    “出息啦。不過,那孩子上中學時一點兒不起眼”
    在千奈津的印象中,那男孩老是張著嘴發呆。
    “應該是大器晚成型吧?”
    淑子興致索然地嘟噥。
    “我家也有一位‘大器’”
    千奈津笑道,淑子不知是笑還是嘆息地吁了一聲。
    “是啊,個頭確實大了點”
    說著,淑子孩子氣地對女兒吐了吐舌頭。
    P1-12

 
校园情色在线视频_网络红人鹿少女_久久熟在线视频22_淫妇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在线加勒比一本道_日本视频高清免费观看_日本成人电影 亚洲在线_亚洲日韩天堂在线_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