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文 學 > 外國文學 > 外國文學-各國文學

紅星照耀中國

  • 定價: ¥43
  • ISBN:9787020116133
  • 開 本:32開 平裝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2016年是長征勝利80周年,也是本書出版80周年,此次新版得到董樂山家屬獨家授權,并配有五十余幅珍貴歷史照片,是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的最經典譯本。
    《紅星照耀中國》(又名《西行漫記》)是美國著名記者埃德加·斯諾的不朽名著。作者于1936年6月至10月對中國西北革命根據地進行了實地考察,根據考察所掌握的第一手材料完成了《西行漫記》的寫作。斯諾作為一個西方新聞記者,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作了客觀評價,并向全世界作了公正報道。全書共12篇。

內容提要

  

    埃德加·斯諾著的《紅星照耀中國》(曾譯《西行漫記》)自1937年初版以來,暢銷至今,而董樂山譯本已經是今天了解中國工農紅軍的經典讀本。本書真實記錄了斯諾自1936年6月至10月在中國西北革命根據地進行實  地采訪的所見所聞,向全世界報道了中國和中國工農紅軍以及許多紅軍領袖、紅軍將領的情況。

目錄

中文重譯本序
一九三八年中譯本作者序
第一篇  探尋紅色中國
  一些未獲解答的問題
  去西安的慢車
  漢代青銅
  通過紅色大門
第二篇  去紅都的道路
  遭白匪追逐
  造反者
  賀龍二三事
  紅軍旅伴
第三篇  在保安
  蘇維埃掌權人物
  共產黨的基本政策
  論抗日戰爭
  懸賞兩百萬元的首級
  紅軍劇社
第四篇  一個共產黨員的由來
  童年
  在長沙的日子
  革命的前奏
  國民革命時期
  蘇維埃運動
  紅軍的成長
第五篇  長征
  第五次圍剿
  舉國大遷移
  大渡河英雄
  過大草地
第六篇  紅星在西北
  陜西蘇區:開創時期
  死亡和捐稅
  蘇維埃社會
  貨幣解剖
  人生五十始
第七篇  去前線的路上
  同紅色農民談話
  蘇區工業
  “他們唱得太多了”
第八篇  同紅軍在一起
  “真正的”紅軍
  彭德懷印象
  為什么當紅軍?
  游擊戰術
  紅軍戰士的生活
  政治課
第九篇  同紅軍在一起(續)
  紅色窯工徐海東
  中國的階級戰爭
  四大馬
  穆斯林和馬克思主義者
第十篇  戰爭與和平
  再談馬
  ”紅小鬼”
  實踐中的統一戰線
  關于朱德
第十一篇  回到保安
  路上的邂逅
  保安的生活
  俄國的影響
  中國共產主義運動和共產國際
  那個外國智囊
  別了,紅色中國
第十二篇  又是白色世界
  兵變前奏
  總司令被逮
  蔣、張和共產黨
  “針鋒相對”
  友誼地久天長?
  紅色的天際
附一:《西行漫記》新譯本譯后綴語
附二:斯諾在西北蘇區的攝影采訪活動
附三:斯諾的客廳和一二·九學生運動

前言

  

    一九三八年中譯本作者序
    埃德加·斯諾
    這一本書出版之后,居然風行各國,與其說是由于這一本著作的風格和形式,倒不如說是由于這一本書的內容罷。從字面上講起來,這一本書是我寫的,這是真的。可是從最實際主義的意義來講,這些故事卻是中國革命青年們所創造,所寫下的。這些革命青年們使本書所描寫的故事活著。所以這一本書如果是一種正確的記錄和解釋,那就因為這是他們的書。
    而且從嚴格的字面上的意義來講,這一本書的一大部分也不是我寫的,而是毛澤東、彭德懷、周恩來、林伯渠、徐海東、徐特立、林彪這些人——他們的斗爭生活就是本書描寫的對象——所口述的。此外還有毛澤東、彭德懷等人所作的長篇談話,用春水一般清澈的言辭,解釋中國革命的原因和目的。還有幾十篇和無名的紅色戰士、農民、工人、知識分子所作的對話,從這些對話里面,讀者可以約略窺知使他們成為不可征服的那種精神,那種力量,那種欲望,那種熱情。——凡是這些,斷不是一個作家所能創造出來的。這些是人類歷史本身的豐富而燦爛的精華。
    但是這自然并不是說,共產黨或紅軍或紅軍領袖,對我自己對于他們以及他們的工作的意見或印象,可以負責。因為我和共產黨并無關系,而且在事實上,我從沒有加入過任何政黨,所以這一本書絕對不能算作正式的或正統的文獻。在這里我所要做的,只是把我和共產黨員同在一起這些日子所看到、所聽到而且所學習的一切,作一番公平的、客觀的無黨派之見的報告。這樣就是了。
    自從這本書在英國第一次出版之后,遠東政治舞臺上發生了許多重大的變化。統一戰線已經成為事實了。可是當這一本書寫了大部分的時候,國共積極合作這一件事,大部分人還認為非常遙遠。現在民族解放戰爭已成為惟一出路,而一切其他問題,都給扔開去。當我寫這一本書的時候,日本以“中日合作”為名,吞并華北這一企圖的和平成就,似乎還不是不可能。而現在,帝國主義中間的矛盾已經深刻化。中日戰爭擴大為法西斯主義和國際和平戰線的世界斗爭,在最近將來,是可以想象得到了。
    人類行動的客觀環境和條件,往往會把人類在社會演變中的任務的性質和意義變換過來。戰爭所促成的大的變化之一,就是中國國民黨和民族資產階級中間的進步分子,在蔣介石委員長賢明領導之下,恢復了他們的革命意志。對日本帝國主義,已沒有妥協余地。當前的歷史途徑,不是戰斗,就只有滅亡,而除了完全投降出賣外,也再沒有一條中間的路,這一個真理,現在已成為事實。中國資產階級的最前進分子已經懂得,在他們的需要與中國革命的需要之間,已經沒有基本的沖突,因此他們現在抱定決心,要領導這民族救亡圖存的斗爭。現在已再沒有所謂“紅軍”“白軍”互爭勝負的斗爭了。現在全世界已沒有人再稱中國共產黨員為“赤匪”了。第八路軍和國民黨士兵現在肩并肩地在作同樣廣大的戰斗。現在已只有一個軍隊,就是為爭取民族獨立而斗爭的革命中國的軍隊。
    從最近時局發展的觀點來看,這本書有的地方寫得過分,有的地方寫得不夠,這是斷然不可避免的。本書英文本第一版原有的一些錯誤,已經在這里改正了。其他的錯誤自然也還有著。但是中國在這最緊急的時候,找到了民族最偉大的統一,找到了民族的靈魂,基本的因素在哪里?原因在哪里?關于這一點的研究,這一本著作是頗有一些價值的、在事實上,最值得注意的,、就是這書里面所說到的許多意見,始終是一種準確的判斷。我并不是指我自己說過的話'而特別是指本書中那一些部分,就是共產黨領袖們用了神奇的遠見,正確地分析那些促成對日抗戰的事實,預測這一次抗戰的性質,而且指出中國為求生存起見,政治上、經濟上、軍事上的各種絕對必要。
    此外《西行漫記》,值得一提的,是通過紅軍的經驗所得到的一種客觀教訓,就是有組織的民眾——尤其是農民大眾——在革命游擊戰爭中的不可征服的力量。我記起毛澤東向我說過一句話,因為毛所預測的許多事,現在已變成真實的歷史,所以我把這句話再重述一遍。他說:“紅軍,由于他自己的斗爭,從軍閥手里,爭得自由,而成了一種不可征服的力量。反日義勇軍從日本侵略者的手里奪得行動自由,也同樣地武裝了自己。中國人民如果加以訓練,武裝,組織,他們也會變成不可征服的偉大力量的。”
    毛澤東再三重復地說,為了要打敗日本帝國主義,中國人民自己起來,完成統一,抱定抗戰決心,是十分必要的。其他一切都要從這統一和決心來決定。只有中國人民自己能夠使中國打勝;也只有中國人自己會使中國失敗。不管打了多少次勝仗,日本現在已在失敗和最后崩潰的路上走著—一即使要在幾年之后,而且中、,日雙方都受極大痛苦,日本軍閥才會失敗,但這總是不免的。能夠挽救日本的,只有一個條件,就是妥協或者“暫時的和平”。堅決而強硬的抵抗,要是多繼續一天。日本的國內國外矛盾,也一定一天比一天更嚴重,等到恐怖的強制手段已經鎮壓不住的時候,日本軍閥只好停止下來,或者折斷了帝國的頭顱。
    到那時國際反日行動,就要到來。這種國際行動已經用多種間接的方式在開始著。將來這種行動的效力會逐漸增加。最后日本在大陸消耗力量過多,實力削弱,不能再成為世界的大國,到那時各大民主國的人民一定會起來一致對日本實行制裁、封鎖、抵制。這種國際行動是完全確定了的。只有一件事可以阻止這種國際行動,就是中國停止抗戰。可是這本書里所描寫的中國的各種力量,已經顯示出,日本發動得太遲,中國現在已經不能再被征服了。
    我愿意感謝在前紅軍中各位朋友,因為當我在他們那里作客的時候,受到了他們的慷慨而親切的款待。我以門外漢的資格,來寫他們的故事,一定有許多缺點和不正確的地方,這得請他們原諒。創造這本書的故事的勇敢的男女戰士,現在正在每天用了英勇的犧牲精神,在寫著許多的別的書,對于這些男女戰士,我愿意和他們握手道賀。原來在這些老資格“赤匪”之中,有許多位,是我在中國十年以來所遇見過的最優秀的男女哩。
    最后,我還得感謝我的朋友許達,當我在北平最不穩定的狀況下,寫這本書的時候,他曾經跟我一塊兒忠誠地工作。他不僅是一個第一流的秘書和助手,而且他是一個勇敢的出色的革命青年,現在正為他的國家奮斗著。他譯出了這本書的一部分,我們原打算在北方出版,可是戰事發生之后,我們分手了。后來別的幾位譯者起首在上海翻譯這本書。現在這本書的出版與我無關,這是由復社發刊的。據我所了解,復社是由讀者自己組織起來的非營利性質的出版機關。因此,我愿意把我的一些材料和版權讓給他們,希望這一個譯本,能夠像他們所預期那樣,有廣大的銷路,因而對于中國會有些幫助。
    承譯者們允許留出一些地位,使我有機會作這一番說明。而且承他們看得起,費了很多氣力翻譯出來,認為這本書值得介紹給一切中國讀者。對于他們我是十分感激的。
    謹向英勇的中國致敬,并祝“最后勝利!”
    埃德加·斯諾
    1938年1月24日 上海
    (據1938年上海復社版《西行漫記》排印)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一些未獲解答的問題
    我在中國的七年中間,關于中國紅軍、蘇維埃和共產主義運動,人們提出過很多很多問題。熱心的黨人是能夠向你提供一套現成的答案的,可是這些答案始終很難令人滿意。他們是怎么知道的呢?他們可從來沒有到過紅色中國呀。
    事實是,在世界各國中,恐怕沒有比紅色中國的情況是更大的謎,更混亂的傳說了。中華天朝的紅軍在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度的腹地進行著戰斗,九年以來一直遭到銅墻鐵壁一樣嚴密的新聞封鎖而與世隔絕。千千萬萬敵軍所組成的一道活動長城時刻包圍著他們。他們的地區比西藏還要難以進入。自從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中國的第一個蘇維埃在湖南省東南部茶陵成立以來,還沒有一個人自告奮勇,穿過那道長城,再見回來報道他的經歷。
    哪怕是最簡單的事情,也是有爭議的。有些人否認紅軍的存在,認為根本沒有這么一回事。只不過有幾千名饑餓的土匪罷了。有些人甚至否認蘇維埃的存在。這是共產黨宣傳的捏造。然而,親共的人卻稱頌紅軍和蘇維埃是中國要擺脫一切弊害禍患的唯一救星。在這樣的宣傳和反宣傳中,要想了解真相的冷靜的觀察家就得不到可信的證據。關心東方政治及其瞬息萬變的歷史的人,都有這樣一些感到興趣而未獲解答的問題:
    中國的紅軍是不是一批自覺的馬克思主義革命者,服從并遵守一個統一的綱領,受中國共產黨的統一指揮的呢?如果是的,那么那個綱領是什么?共產黨人自稱是在為實現土地革命,為反對帝國主義,為爭取蘇維埃民主和民族解放而斗爭。南京卻說,紅軍不過是由“文匪”領導的一種新式流寇。究竟誰是誰非?還是不管哪一方都是對的?
    在一九二七年以前,共產黨員是容許參加國民黨的,但在那年四月,開始了那場著名的“清洗”。共產黨員,以及無黨派激進知識分子和成千上萬有組織的工人農民,都遭當時在南京奪取政權的右派政變領袖蔣介石的大規模處決。從那時起,做一個共產黨員或共產黨的同情者,就是犯了死罪,而且確實有成千上萬的人受到了這個懲罰。然而,仍有成千上萬的人繼續甘冒這種風險。成千上萬的農民、工人、學生、士兵參加了紅軍,同南京政府的軍事獨裁進行武裝斗爭。這是為什么?有什么不可動搖的力量推動他們豁出性命去擁護這種政見呢?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基本爭論究竟是什么?
    中國共產黨人究竟是什么樣的人?他們同其他地方的共產黨人或社會黨人有哪些地方相像,哪些地方不同?旅游者問的是,他們是不是留著長胡子,是不是喝湯的時候發出咕嘟咕嘟的響聲,是不是在皮包里夾帶土制炸彈。認真思索的人想知道,他們是不是“純正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讀過《資本論》和列寧的著作沒有?他們有沒有一個徹底的社會主義經濟綱領?他們是斯大林派還是托洛茨基派?或者兩派都不是呢?他們的運動真是世界革命的一個有機部分嗎?他們是真正的國際主義者嗎?還“不過是莫斯科的工具”,或者主要是為中國的獨立而斗爭的民族主義者?
    這些戰士戰斗得那么長久,那么頑強,那么勇敢,而且——正如各種色彩的觀察家所承認的,就連蔣介石總司令自己的部下私下也承認的——從整體說來是那么無敵,他們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是什么使他們那樣地戰斗?是什么支持著他們?他們的運動的革命基礎是什么?是什么樣的希望,什么樣的目標,什么樣的理想,使他們成為頑強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戰士的呢?說令人難以置信,是同中國的那部充滿折中妥協的歷史比較而言的,但他們卻身經百戰,經歷過封鎖、缺鹽、饑餓、疾病、瘟疫,最后還有那六千英里的歷史性“長征”,穿過中國的十二個省份,沖破千千萬萬國民黨軍隊的阻攔,終于勝利地出現在西北的一個強大的新根據地上:
    他們的領導人是誰?他們是不是對于一種理想、一種意識形態、一種學說抱著熱烈信仰的受過教育的人?他們是社會先知,還只不過是為了活命而盲目戰斗的無知農民?例如,毛澤東,南京通緝名單上的第一號“赤匪”,蔣介石懸賞二十五萬元銀洋不論死活要緝拿到他,他是怎樣的人呢?那個價值這么高昂的東方人腦袋里到底有些什么名堂呢?或者像南京官方宣布的那樣,毛澤東真的已經死了嗎?朱德,稱作紅軍總司令的這個人的生命在南京看來具有同樣的價值,他又是怎樣的人呢?林彪這個二十八歲的紅軍天才戰術家,據說在他率領下的紅軍一軍團從來沒有打過一次敗仗,他又是誰?他的來歷如何?還有其他許多紅軍領導人,多次報道已經畢命,可是又在新聞報道中重新出現,不但毫毛無損,而且仍舊在指揮著新的軍隊同國民黨對抗,他們又是些什么人呢?
    紅軍抗擊極大優勢的軍事聯合力量達九年之久,這個非凡的記錄應該拿什么來解釋呢?紅軍沒有任何大工業基地,沒有大炮,沒有毒氣,沒有飛機,沒有金錢,也沒有南京在同他們作戰時能利用的現代技術,他們是怎樣生存下來并擴大了自己的隊伍的呢?他們采用了什么樣的軍事戰術?他們是怎樣訓練的?是誰給他們當顧問的?他們里面有一些俄國軍事天才嗎?是誰領導他們在謀略上不但勝過所有被派來同他們作戰的國民黨將領,而且勝過蔣介石重金聘請來的、以前由希特勒已故的國防軍頭目馮·西克特將軍領導的大批外國顧問?
    中國的蘇維埃是怎樣的?農民支持它嗎?如果不支持,那么是什么力量在維系住它的?共產黨在他們的權力已經鞏固的地區實行“社會主義”達到什么程度?為什么紅軍沒有攻占大城市?這是不是證明紅軍不是真正由無產階級領導的運動,而基本上仍然是農民的造反嗎?中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仍然是農業人口,工業體系即使不說是患小兒麻痹癥,也還是穿著小兒衫褲,在這樣的國家怎么談得上“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呢?
    P2-5

 
校园情色在线视频_网络红人鹿少女_久久熟在线视频22_淫妇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在线加勒比一本道_日本视频高清免费观看_日本成人电影 亚洲在线_亚洲日韩天堂在线_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