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部商品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全部商品分類 > 少兒讀物 > 兒童文學 > 中國兒童文學

野芒坡

  • 定價: ¥22
  • ISBN:9787501610679
  • 開 本:32開 平裝
  •  
  • 折扣:折
  • 出版社:天天
  • 頁數:284頁
  • 作者:殷健靈
  • 立即節省:元
  • 2016-03-01 第1版
  • 2016-03-01 第1次印刷
我要買:
點擊放圖片

導語

  

    殷健靈所著的《野芒坡》以上海“土山灣”江南育嬰堂為原型,塑造了清朝末年一個叫幼安的孩子在黑暗中尋找光明的長篇小說。五歲的幼安因為不堪忍受兇狠的繼母的毒打,離開家去找外婆,結果迷了路,他在收養孤兒的圣母院度過了一段難忘的時光;滿六歲那一天,轉到了外國傳教士開辦的野芒坡學手藝。野芒坡是“近代中國最具規模與影響的文化傳播源”,也是“中國西洋畫之搖籃”。在這里,幼安摸索尋找自己的人生方向,理解愛、寬恕、執著對于人生的意義,并與若瑟、菊生結下深厚的友誼。最終,幼安走上繪畫、雕塑的藝術之路。

內容提要

  

    幼安是一個不幸的孩子,出生時便失去母親,成長中遭到繼母的虐待。幼安決定去尋找愛他的外婆,卻迷路誤撞入教堂,被看門人送進專門收容孤兒的圣母院;后來,幼安被送入野芒坡,在那里,他不僅找到了友誼和愛,他潛在的藝術天賦也被激發出來,對理想的追求激勵他一再對命運做出抗爭……
    殷健靈所著的《野芒坡》以主人公幼安的傳奇經歷為主線,描寫他自我探索、尋找人生方向的歷程,呈現出一段獨特的歷史,講述了一個穿越百年依然可以在大小讀者心中激起共鳴的故事。

媒體推薦

    殷健靈始終是一個自主性很強的作家。她的作品為中國兒童文學提供了別樣的風景,關于這一點日后的中國兒童文學史的書寫者們總會看到的。
    ——曹文軒
    這是一個重大而獨特的題材,是一部百歷史深度與一定涵蓋面的小說,也是一本好看而感人的書。
    ——劉緒源

作者簡介

    殷健靈,兒童文學作家。18歲開始發表作品,迄今出版長篇小說《紙人》《野芒坡》《月亮茶館里的童年》《輪子上的麥小麥》《橘子魚》《蜻蜓,蜻蜓》《鏡子里的房間》《千萬個明天》《風中之櫻》《甜心小米》等,散文集《愛——外婆和我》《致未來的你——給女孩的十五封信》《致成長中的你——十五封青春書簡》《訪問童年》及詩集、評論等,逾四百萬字。
    作品曾獲全國優秀兒童文學獎、陳伯吹國際兒童文學獎、冰心圖書獎大獎、2015年度“中國好書”、中國臺灣“好書大家讀”少年兒童讀物獎、冰心散文獎、上海幼兒文學獎一等獎等。部分作品被翻譯成英文、日文、韓文、法文、瑞典文、西班牙文、越南文、阿拉伯文等。

目錄

第一章  元宵節
第二章  兔子燈
第三章  燃燒的左手
第四章  黑
第五章  曳動的光
第六章  圣母院
第七章  卓米豆
第八章  外婆來了又走了
第九章  白芝麻
第十章  總要別離
第十一章  野芒坡
第十二章  若瑟
第十三章  小世界
第十四章  從未聽過的話
第十五章  “你在這里好嗎?”
第十六章  還有什么可以讓心顫抖
第十七章  你吃,你吃!
第十八章  秘密本不存在
第十九章  去一個地方
第二十章  霍亂
第二十一章  天堂的樣子
第二十二章  不僅有上帝
第二十三章  被決定的未來
第二十四章  鞋作
第二十五章  沉淪
第二十六章  重遇
第二十七章  失蹤的洛倫佐
第二十八章  門縫
第二十九章  被拒
第三十章  慈云橋
第三十一章  暗室
第三十二章  博物院
第三十三章  葛修士的抗議
第三十四章  考試
第三十五章  習畫
第三十六章  擊中心靈
第三十七章  太陽照月亮
第三十八章  那道光
第三十九章  夸父
第四十章  豬圈
第四十一章  這不是雕塑
第四十二章  外婆像
第四十三章  大火
第四十四章  邀請信
第四十五章  最后的告別
第四十六章  尾聲
后記

前言

  

    序一
    有關靈魂的書寫
    曹文軒
    殷健靈始終是一個自主性很強的作家。她的作品為中國兒童文學提供了別樣的風景,關于這一點,日后的中國兒童文學史的書寫者們總會看到的,若視若無睹,那恐怕就是眼神的問題了。這么多年來,她的文字滔滔不絕,終年不見枯水期,但無論是長篇還是短幅,都不是一般的、常見的那路樣態。她其實是一個深諳西方兒童文學的人,對其路數心領神會,若跟隨其后,模擬其小狗小貓,應當也會做得有模有樣的。她的文學眼光是世界性的。但,她并不仰仗更不臣服于西方兒童文學,從不將西方兒童文學視為天經地義的唯一文學模式。她用她富有靈性和詩意的文字,向我們傳達一個基本見解——這個見解值得中國兒童文學同仁思索:幅員廣大。歷史悠久,且又多災多難的中國,為它的文學兒女提供了極其獨特而又價值連城的寫作資源。
    《野芒坡》又一次向我們傳達了這一見解。
    這是一個中國故事,雖然有大量的洋人參與其中,而正是有洋人參與,故事就顯得更加獨一無二了。不同種族、不同文化、不同階層、不同年齡的人聚集在中國天空下的一隅——野芒坡,這一切元素摻雜在一起所產生的有關生命、有關人性的“化學反應”,必然是奇特的、奇妙的,也是激蕩人心的。何為文學?文學也許就是進行一場化學實驗,將不同元素進行組合,然后看其人性在特別語境中的顯示、變形、扭曲,或是升華。與化學實驗一樣,這樣的實驗通常是在一個獨特的、封閉性的空間進行的。野芒坡,就是這樣一個空間。這個空間在中國的大地上,可它與大墻之外的世界又是相對隔絕的。他們這“一群”,在這個具有“孤島”性質的小世界中生活、對立、沖撞、磨合、相擁,于是我們讀到了超越我們想象力的故事——中國故事。
    故事是中國的,主題是人類的。于是,它就堂而皇之地進入了文學的殿堂。于是《野芒坡》便成了地道的“文學作品”。這里的奧妙,殷健靈早就懂的。
    提及殷健靈的作品,我們往往會想到“心理”這個詞。她喜愛并擅長揣摩和描摹人物的心理,特別是少女的心理,這是我們在談論她的作品時的基本話題。通常,她的作品沒有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情節安排。這不是她愿意費腦筋的地方。也非她所長。她的心思是在人物的心理——特別是在少女的心理方面。而在此處,她最喜歡的又是那些堪稱“微妙”的心理變化。幾乎讀她所有作品,我們都會感受到這一點。與之前的作品相比,《野芒坡》則出現了新的走向——她從對心理的剖析而轉向對靈魂的叩問。客觀上,這一走向與她書寫的這一特殊題材有關。當幼安路遇教堂而不是別的什么地方時,我們就預感到了“靈魂”這個詞——它在不遠處的文字天幕上靜穆閃爍。接著,這個一直生活在最世俗情景中的男孩,被一下子丟進了那個他從未經驗過的空間。不久,他被送到類似的空間——圣母院。也許圣依納爵教堂是這一宗教建筑的經典。當若瑟和幼安面對圣依納爵教堂時,有大段文字是用來描寫這種建筑的內外空間的。這些建筑平面占有并不十分遼闊,而直向天穹的空間占有卻幾乎是無極的。遠在高處的穹頂,鑲嵌于高處的五彩玻璃,簡潔而莊嚴的十字架,關于宗教故事的雕塑與壁畫,來回走動的嬤嬤們,具有神性的神父和修士,加之種種肅穆的儀式,幼安初時感受到的是不安,甚至是恐懼,繼而則是靈魂的修煉與凈化。這種空間形成了一種具有神秘感的博大和深邃,無形而又分明存在的空間壓力,其直接效果就是一個人必須面對自己的靈魂。具有意味的是,對于主人公幼安而言,最終拯救他靈魂的不是上帝,而是藝術與美的力量。當殷健靈選擇了這一題材時,那個關鍵詞“靈魂”就開始游蕩在了全部文字之中。與這一大詞相關的是善、惡、愛、恨、冒犯、內疚、懺悔、饒恕等詞。那個將一生奉獻給靈魂事業的安仁齋神父去世后的追思彌撒上,作者直接給這個人以及由這個人創建的野芒坡題寫了最后的頌詞:“他一手創辦的野芒坡,不僅拯救了孤兒們的肉身,更拯救了他們的靈魂……在他彌留的時刻,他是孤獨的,然而,他又是不孤獨的。他創造的愛,讓他永不孤獨……我們聚集在這里,為他不朽的靈魂祈禱,受到我們尊敬和愛戴的他將享有公平的、永恒的報答。”
    “靈魂”這個大詞,是以往的中國兒童文學幾乎未觸及過的大詞,而《野芒坡》的故事,一直被這個大詞的亮光照耀著。
    我更想從“文學性”“藝術性”的角度談論《野芒坡》。因為,如果說它是一部成功的作品的話,談論其他的與文學性和藝術性無關的話題——無論這些話題是多么的深刻,也是無意義的,因為它們根本無法證明它是一部“文學作品”。我以上所談論的話題,實際上也在文學的范疇中來談論的。它在文學性和藝術性上,還有許多可說道之處,而這些可說道之處又恰恰是我們的兒童文學所欠缺的,比如看似微不足道、不免老生常談的風景描寫。閱讀當下的兒童文學作品,我們大概是很難邂逅風景的。別說是相遇成段的風景描寫幾無可能,即使一兩句風景描寫,恐怕也難以指望見到。風景在兒童文學中的消失,原因可能比較復雜,但其中一個原因是一定的,這就是風景描寫需要作者有較好的文字功夫,而具有這樣文字功夫的作者則愈來愈少了。也許我們會說,現在的讀者早已失去閱讀的耐心,所以風景消失了。我認為此種說法,是為缺乏這方面的文字功夫找到托詞。作為例外,《野芒坡》的風景描寫,卻是作者隨時隨地使用的描寫手法。也許這還不足以讓我們為之稱贊——值得稱贊的是她在風景描寫方面所顯示出的非同一般。“又是一個早春的清晨,在秋浦河兩岸的人家還沒睡醒以前,河水便低吟著漲起來。在蒼蒼茫茫的芒草坡上,在曲曲彎彎的野灘和剛剛萌芽的稻地里,鳥雀的叫聲和蟲鳴互相呼應著。星星落下去了,在太陽從東邊升起來之前,浮著云片的東邊的天空中便泛出了魚肚白。漸漸,璀璨的霞光也起來了,映照著遠處的地平線,似有金紅色的霧靄在大地的表面緩緩游動。”這些風景描寫,意象獨特,境界悠遠,修辭別具一格。它們鑲嵌在漫漫的文字之中,帶來的好處舉不勝舉。比如,為人物的情緒波動或心理活動提供理由;比如,維持一種疾徐得當的敘述節奏;比如,使整個文字讀來有一種濕潤感;比如,使該作品更具審美價值;比如,它產生了深刻的哲理性隱喻。
    如果抽去《野芒坡》中所有的風景描寫,《野芒坡》會是什么樣呢?
    于中國兒童文學而言,2016年是一個不錯的年頭,因為我們擁有一部《野芒坡》。
    2016年2月28日夜
    于北京大學藍旗營住宅

后記

  

    后記
    我是一個沒有故鄉的人。
    出生在上海,卻在南京西南郊的一個大型鋼鐵企業里成長。那里既不像城市,也不像鄉村,我的父輩在那個遠離上海的地方始終保持著故鄉的生活習慣,有意無意地讓自己與故鄉氣息相通。然而,從十八歲直至今天,我始終是上海和南京這兩個城市的異鄉人。就像我成長的地方,它作為一種特殊時代的產物,被寄養在他處;我也是被“寄養”,無法獲得故鄉身份的認同。從出生起,便知這個地方不是我的故土,也不可能是我的歸宿,我和周圍的孩子一樣,說著標準的滬語,但無論氣質還是心性都與真正的“上海人”相去甚遠。
    后來,從事了寫作。漸漸意識到,和那些有故鄉的人相比,我的生命之根似乎有些先天不足:既無法了然城市細部的喧嘩騷動,也無法與天地鄉野血脈相連。我有時羨慕那些生長于鄉村的寫作者,天與地,山與河,鄉鄰與狗,茅舍與炊煙……這一切似乎天生具有“文學性”。我為此困擾了好一陣子,直到二十八歲那年動筆寫《紙人》。
    那是一次靈感汪洋恣肆的寫作,也是一次帶有勇氣的寫作。我袒露心懷,檢視自己生命的成長,創作了那部當年多少被視為“前衛”的少女成長小說。我在小說里,動情而投入地回憶生命成長中心靈的每一絲細微的觸動陣痛和歡欣,好多細節“真實到令人害羞”。小說里,未必有山河鄉村,也未必有城市市井,那里只是充斥著各種各樣的心靈,它們如此廣袤,無邊無際,又是如此幽邃,探索不盡。《紙人》為我贏得了最初的寫作自信和最早的一批忠實讀者。
    就這樣,心靈——對心靈無窮無盡的探索——在我寫作初期便自然而然地進入了我的文學世界。我意識到,故鄉于我已經不再重要,因為無論寫城市抑或鄉村,寫歷史抑或現代,寫成人抑或孩子,這都是一些小說的表象,文學真正關注的最終是人,人的生活,人的情感,人的靈魂。對于一個寫作者,故鄉的本原既不是鄉村,也不是城市,歸根結底,是人的心靈。
    到了寫作《野芒坡》,則是一次顛覆以往經驗的長途跋涉。創作前期,曾有很長一段時間處于混沌和茫然狀態。素材成山,歷史的真實成為文學虛構的羈絆,我在各種構思架構的叢林里摸索,始終找不到亮光。
    在上海徐家匯南端,有一處在中國近現代史上影響獨特的神奇所在,名日“土山灣”。1863年,天主教江南耶穌會會長鄂約瑟在此購地建堂,并于1864年建成江南育嬰堂南樓。此后九十年,這一以“土山灣孤兒院”而聞名的地標式建筑成為“近代中國最具規模與影響的文化傳播源”和“中國西洋畫之搖籃”。據史料記載,孤兒院內創辦了學校和各類工場,由中外傳教士共同傳授西畫、音樂、木雕、泥塑、印刷、照相、冶鐵、木工、彩繪玻璃等技藝。來自異域的孤兒院掌門人意在不僅拯救孤兒的生活,更要讓他們獲得技藝以在成年后立身。清末民初,是“土山灣”的鼎盛時期,東西方文化在此碰撞與融合,淬煉出奪目光芒。這個地方,不僅奠定了近代“海派”文化的風格與傳統,也對中國近代文化產生了重要影響。僅在繪畫領域,就曾出現過徐悲鴻、劉海粟、任伯年、張充仁、徐詠青等大家。然而,這段歷史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塵封已久。 大約六年前,我偶然去土山灣舊址參觀,看到了大量的圖片和實物資料,以“震驚”形容我當時的心情并不為過。它完全顛覆了我對“育嬰堂”“孤兒院”的既有印象:我看到一百多年前少年孤兒鮮活的燦爛笑臉,他們面對鏡頭拘謹卻又掩飾不住天真,一群剃發垂辮的中國男孩或面對畫板專注地臨摹西洋油畫,或在外國修士的指揮下演奏銅管樂,或于郊外野炊,或在操場上馳騁踢球,或在車間勞作,或提筆習字……我看到出自他們手中的中西合璧的繪畫作品,美輪美奐的彩繪玻璃、大型木雕,做工精細的西式家具、燭臺銅器……那些靜默無聲的物件穿越歲月風塵在我心底掀起波瀾:原本處于世界兩端的人與文化,在那個特殊的時段特殊的環境奇跡般地相遇,競顯出難以言傳的和諧之美。 我驀然意識到:我遭遇了一座故事的富礦! 在《野芒坡》籌備階段,我將和土山灣、清末民初的上海、藝術繪畫、江南傳教史乃至太平天國有關的一切圖文資料收歸囊中,遍讀能找到的清末民初都市小說,上海圖書館和徐匯圖書館所存的相關資料被我一一捋過,那個時期的上海民俗、飲食小吃、時興的家具、交通工具、服飾變化、街市布局、日常生活細節,以及西人入境對上海都市文化的影響,幾已熟稔。之前,我曾有過寫作《1937?少年夏之秋》《是豬就能飛》兩部歷史題材小說的經驗,但同眼下的《野芒坡》相比,前兩部的寫作難度遠在其下。前兩部的故事架構相對單純,承載的主題相對簡單,且是完全的虛構,給發揮想象提供了充足的空間。《野芒坡》以歷史上真實存在過的土山灣為藍本,文獻資料一方面提供了充足的素材和細節,另一方面,也成為寫作的障礙。材料越多,困擾也越多。畢竟,小說不是報告文學,不是歷史傳記。《野芒坡》不是為土山灣歷史樹碑立傳。歷史教科書關注的是那些為后世帶來影響的大事件、大人物,以及改變歷史進程的大戰爭、大變革。我想探究的,是一百多年前那個特殊時代里平凡人物的小命運,兩種文化相遇時的微妙反應,還有,在那個幾近封閉的環境里,西方修士和中國孤兒的施與受、接納與對立…… 然而,這仍舊不是我要的小說。 我的頭腦中長久地盤桓著土山灣歷史上真實存在過的人物,有名有姓的神父、修士、嬤嬤、堂囝……他們紛紛出場.又紛紛離場。他們彼此融合,又相互嫁接、重生。他們漸漸脫離了原貌,卻又帶著舊有的印記,在我心中重塑成全新的人物。我多次來到徐家匯土山灣原址附近,尋找沉睡于時間深處的氣息。當年的土山灣建筑只剩下孤零零一座,無法窺見當年原貌,但是,與故事相關的圣依納爵教堂還在,圣母院還在,藏書樓還在。如今的徐家匯繁華異常,但奇特的是,走入那幾個地方,頓覺所有的噪音悄然沉降,從遠處眺望,圣依納爵教堂的哥特式鐘樓背襯著雨水初歇灰中透亮的天空,一百多年前的孤兒也一定目睹過這樣的天空。圣母院的五層歐式建筑現已用作飯店,但高聳的穹頂,曲折回環馬賽克鋪地的樓梯,后院停放的蒸汽機車,似乎都在無聲提醒一段歷史的真實存在。當年,又有多少孤兒的小腳在樓梯上、后院里蹦跳跑動?在非營業時間,圣母院建筑內光線昏暗,每一面墻每一級樓梯每一扇門仿佛都在沉默中回憶……就是在這樣的摸索和探尋中,開場鑼鼓漸起,那些沉睡于心里許久的人物和故事,即將逐個登臺。-- 然而,真正讓《野芒坡》獲得靈魂的,還不止是這些。 有一天午后,我獨自一人去紹興路漢源書屋小坐,在書架上,邂逅了黑塞的《德米安》。我不是第一次讀這本薄薄的書,但那天下午的重讀,仿佛神諭一般,令我茅塞頓開。小說講述的是少年辛克菜尋找通向自身之路的艱辛歷程。一個名叫德米安的少年出現,將困頓中的辛克萊帶出沼澤地,引領他走向尋找自我的前路。“每個人的生命都是通向自我的征途。”黑塞說,“人人都在奔向自己的目的地,試圖躍出深淵。我們可以彼此理解,然而能解讀自己的人只有自己。” 正是這句話,將即將上演《野芒坡》的舞臺照得透亮。我仿佛看到從幼年走來的幼安,他的人生畫卷一覽無余,我想表現的不僅是他的人生傳奇,更是一個孩子在黑暗中尋找光亮,追索自我的心靈歷程。幼安的身上,有張充仁、徐詠青、徐寶慶的影子,但是,幼安只是他自己,我更想寫一個一百多年前的男孩生命中的“日”與“夜”,“光明”與“黑暗”,是他內心世界可感可觸的變化和發展,而促成這一切的,是人性、人道、信仰、藝術、美與善的力量。 正如《德米安》之于黑塞,《紙人》之于我。只有當我真正回歸屬于自己的精神故鄉,構想中的故事才會長出扎實的根須深入大地。就在那一瞬間,我一腳踏上《野芒坡》的舞臺,終于有底氣導演這場戲。 現在,《野芒坡》完成了。我退到幕后,靜待這場戲的上演。在寫作時,我曾為筆下的人物揪心感動。他們如此微渺,但作為個體,他們又都是一個個寬廣豐厚的世界。我著迷于這些由無限廣袤和幽邃的心靈建構的世界。 感謝為這本書的出版付出努力的編輯、插畫家以及對小說提出寶貴修改建議的劉緒源、曹文軒等師友,尤其感謝上海近代史專家張偉先生為小說涉及的史實鑒定把脈,而最初,也正是他的專著激發了我對土山灣歷史的濃厚興趣。 我愿把《野芒坡》獻給每一個正在尋找自我路上徘徊的少年——這是一個來自遙遠過去的故事,但它也應該屬于未來。 殷健靈 2016年2月

精彩頁(或試讀片斷)

  

    第一章  元宵節
    到一八九八年正月十九這一天,幼安剛剛滿五歲。
    幼安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上,便沒有過過生日。沒有人記得這個日子,或者說,他們都不愿意記得這個日子,包括他的啞巴父親和繼母。而他自己,也是在長大一些后,才對生日有了些意識。可一想起這個日子,就讓他感到恥辱和內疚——因為這個日子也是他母親的祭日。他的母親在床上掙扎了三天三夜后,還沒有來得及看一眼剛出生的孩子,便因難產大出血死去了。
    幼安不知道母親的長相,但他常聽見旁人說他長得像母親。當他受了委屈,想念從未見過的母親時,便去照鏡子。鏡子里映出一張蒼白而窄小的臉,單眼皮的眼睛,眼瞼常常害羞地低垂著,嘴角的弧度自然地向上翹起,似乎總是面帶笑意。這樣的長相是乖巧的、討人喜歡的,可是繼母并不喜歡他,甚至憎厭他。新寡的她嫁給幼安的父親時,幼安已經三歲了。她還給幼安帶來一個虎頭虎腦的哥哥小滿。幼安像懼怕繼母一樣,躲避著哥哥小滿。小滿像一只隨時會發起攻擊的小獸,他沒有利爪,但他有不長眼睛的拳頭和會咬人的牙齒。
    這個春節,多年未見的外婆將他接去了南匯縣的老家過年。
    五年里,外婆很少來看望住在上海舊城里的外孫。在失去女兒的頭幾年里,她沒來由地將女兒的死怪罪于幼安的出生,她認為是這個孩子奪走了女兒的生命。她回避著見這個孩子,也回避著內心失去女兒的傷痛。仿佛不見到,就可以忘記似的。加之,女婿又續了弦。,她幾乎覺得這個孩子和自己沒有關系了。然而,就像逢雨天就發作的腰腿痛,那個瘦弱單薄的男孩會不時來到她的夢中,醒來就牽掛不已。幾年過去,大概是時間消弭了最初喪女的劇痛,又或者是因為漸入暮年,倍感孤獨,在征得了同住的兒子全家同意后,外婆把幼安接了過去。
    很多年后,每每覺得孤單無力時,幼安準會想起一八九八年和外婆一起度過的春節,還有外婆為他親手扎的那只獨一無二的兔子燈。而外婆家所在的村落和那幾天的光景,成為幼安心中永恒的籠罩著明媚光影的記憶。
    外婆家門口有一條清澈見底的河。冬季里,河面凍住了,結了一層薄冰,冰面白蒙蒙的,磨砂玻璃一般,隱約可見底下白而圓的石頭。人們在河面上鑿出一個洞,從里面取水、洗衣、洗菜。取出來的水清凌凌的,映著藍白的天光,嘗一口,甜絲絲的。
    這樣的河,與上海舊城里的河浜完全不同。幼安家門口的河浜邊,木制棚屋擠擠挨挨,房頂的曬臺上晾滿了舊衣服。那里的河水污濁,散發著難聞的氣味,但小孩們照樣穿著開襠褲在河邊玩耍,大人們照樣在河里洗菜、取水。
    幼安剛到外婆家,就被眼前的河迷住了。日頭升高的時候,冰層悄然化了,他第一次在河面上看見影影綽綽映在上面的云朵。它們緩慢地移動,一忽兒大,一忽兒小,一忽兒又不見了。它們還變換著模樣,一忽兒像鳥,一忽兒像獅子,一忽兒又變成了馬駒,像是在有意逗引他。幼安看看天空,又看看眼前會變魔術的河面,咧開嘴笑了。
    P1-3

 
校园情色在线视频_网络红人鹿少女_久久熟在线视频22_淫妇视频在线观看 日本在线加勒比一本道_日本视频高清免费观看_日本成人电影 亚洲在线_亚洲日韩天堂在线_久热在线播放中文字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