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服裝信息 > 市場營銷 > 正文
歐林雅:一個陌生產業的來信
Θ中國服裝款式網  市場營銷欄目  添加時間:2011-04-06

野馬分鬃,轉身推掌。在我們攝影師要求下,楊秋良很舒展地擺出了太極的造型。這是他日常最喜好的運動。

  太極拳講究以柔克剛,借力打力。如你所知,歐林雅所在的家紡行業恰是強兵密布、不可或缺而又略顯小眾。短短六年,這家發軔于長沙的企業從全國數千個家紡品牌中橫切而出,用竹纖維的宏大敘事上演家紡革命。

                              歐林雅一個陌生產業的來信

這是一個成長型企業的入門化蝶之道,也是一個新興產業的革命征途。革命,不是革命家們虛與委蛇的自我贊頌,而是數據說話。400多個產品品種、1000多家加盟店、近6億元的終端銷售額,歐林雅只用了短短六年。六年,在毛、麻、絲、棉所占據的家紡江山之外,竹纖維產業讓全中國漫山遍野的毛竹找到了組織。以至央視《新聞聯播》找到楊秋良,讓他談談這種會呼吸的纖維對湖南農民致富增收的影響。

  竹纖維,楊秋良做好了這一件事,也因此帶來一個行業一群人的命運改變。歐林雅的快速成長只是三十年企業史里的一瞬,就如同滄海里的一滴水,但對于那些與企業悲歡與共一路走來的人們,它很真實,它更像是一生。

  那么,一個行業要想無中生有,需要具備怎樣的條件,以及需要創造怎樣的條件? 一個銜著土勺子出生的男人要想通過商業的權杖實現自我救贖,又需要抓住怎樣的機遇,以及創造怎樣的機遇?

  ——說到底,歐林雅,終究還是一個標準的勵志故事。

  上篇 離開黑褐色的世界

  悲情骰子

  說起革命者游戲,會使人自然聯想起法國詩人馬拉美的名詩,《骰子一擲,誰也改變不了偶然》。相較那些含著“金鑰匙銀鑰匙”長大的人,楊秋良命運骰子的第一擲實在有些悲愴。

  1969年出生在湖南湘潭的一個煤礦家庭,10多歲前的楊秋良根本沒有廚房的概念。“做飯都在院壩里,水源是從礦區里牽出的一根皮管,家家戶戶都用河沙等土辦法過濾。”“但左右倒騰,水還是很渾很濁,我甚至見過我母親用洗衣粉洗碗。”

  貧窮、貧窮的大山、貧窮的礦井,構成了楊秋良少年時期的人生狀態。他迫切地想要走出這個黑色世界,一刻都不愿再待了。按當時的國家政策,父母退休后可由家里的一個孩子頂崗,但一想到每天都要鉆那黑乎乎的礦井,楊秋良毫不遲疑地拒絕了父親提出的頂班建議。

  1988年,楊秋良考上了湘潭科技大學化工系工程建設專業。十多年的礦區生活讓他對外面的世界始終處于信息焦慮狀態,城市的多元和新鮮撲面而來,他的內心卻越發地焦灼、沖突。殊不知,化工系恰好在當年取消了畢業分配,摸摸包里鼓鼓的3000多塊錢學費,他遲疑了。

  那是一個刻骨銘心的夏天。楊秋良放棄了讀大學的機會。校門外,一些衣著不整的民工在一輛卡車旁打著撲克,空氣中嗡嗡作響除了這些人的小愜意,還有一個年輕人對未來的糾結。

  只是幾個月后,這個糾結的年輕人竟然選擇了自己創業,項目是電腦培訓。彼時,他剛剛學會了電腦的開關機。楊秋良的理由很簡單,湖南電腦市場剛剛興起,連城里人都感到新鮮。但賣電腦自己沒本錢沒渠道,3000塊錢學費外加一個高中同學的幾千塊錢投入,正好可以搞個培訓班。

  培訓班租的是湘潭圖書館的幾間閑置房,老師是從當地大學請的,30塊錢一節課,再配上一個氣勢洶洶的名頭——時代電腦培訓專修學校,楊秋良便開始興沖沖地提著膠水桶出門張貼電線桿廣告了。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的確是個屬于創業者的黃金年代。楊秋良和那些賣皮鞋、賣服裝的生意人一樣,撞上了他們人生中為數不多的悶聲發財時光。培訓班從4位老師拓展到10多位老師,學生最頂峰時達到200多位。三年下來,楊秋良掙了10多萬元。

  這是他人生中的第一桶金。

  在當時的楊秋良看來,這筆錢真是“桶”一樣激蕩人心。在那個農民普遍卷著向日葵葉當煙抽的年代,他揣著紅塔山,家里欠賬還了一大半,春節時風風光光地請老鄉吃酒席。

  只是,若問起人生更遠的征程,此時的楊秋良的確是沒有“準備”。他只是本能地意識到,自己以后無論做什么生意,做什么事業,都得跟得上潮頭。至于方向,他相信只要跟上潮頭,就總有機會捉住潮頭,成為潮流的主導者,成為潮頭的屹立者。

  請尊重基本規律

  時至1992年,湘潭的電腦培訓班如雨后春筍,電線桿上的小廣告一張蓋過一張,“老師比學生還要多起來”。終于,楊秋良跨時代地結束了他的時代電腦培訓學校。

  接下來干什么呢?好幾次,他注意到當地最大的杏林藥房人山人海,湊過去一看,人們排隊購買的是一種名為“505神功元氣帶”的產品。他偷偷記下產品盒上的廠方地址,決定動身到廠家那里看看。

  那是一個冬天,他把一萬塊錢縫進褲頭,和一個同學踏上了去陜西咸陽的火車。

  當時的咸陽保健品廠可謂如日中天,每年上繳稅金就占到咸陽所有公務員工資的1/4,當家人來輝武自得意滿。楊秋良用他的湖南腔說明來意,來輝武大筆一揮,同意試銷。楊說,“當時抱著錢在廠門口排隊等貨的人很多,老來可能覺得我是苦出身,比較實在。”

  楊秋良成為了神功元氣帶的經銷商。試銷非常火爆,出廠價30多塊錢的東西藥店終端要賣到70多塊,每天幾十個的銷量輕而易舉。他喜上眉梢。

  漸漸地,合作的藥店從湘潭拓展到長沙,結賬方式也從日結、月結到最后的半年結一次。

  好運終會有盡頭。長沙一個合作很久的大藥房在半年后突然關門了,平日稱兄道弟的藥房老板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楊秋良急了,掘地三尺找到了他,可對方開門第一句話竟是:“你誰啊?”憶及此,楊臉上的表情依舊夸張而憤懣,“對方居然說他不認識我!”

  打官司,找關系,拖了半年,對方欠他的幾十萬塊錢貨款硬是沒要回來。

  經此一役,楊秋良深受打擊。但他也從中吸取了兩個教訓:1、尊重基本規律。再好的朋友利益面前也難保變質,誠信重要,規矩更重要;2、自己這種“倒爺”性質的生意做不大,必須找到能夠干一輩子的項目,做自己的品牌。

  1998年,楊秋良結束了神功元氣帶的代理。此后,他搞過基建、辦過保健品廠,錢掙了不少,卻一直沒有找到做事業的那種感覺。直到2005年春節,一個名叫傅澤星的同鄉出現了。

  傅澤星是楊秋良哥哥單位的領導,此前在湘潭一家生產乙炔的化工國企就職。乙炔是一種易燃易爆的氣體,傅澤星說,到現在自己聽到關門開門的聲音心里都會打顫。這是后遺癥。

  傅澤星見到楊秋良時已辭職下海。他帶給楊秋良的信息是竹纖維項目。由于竹纖維橫截面布滿大大小小橢圓形的孔隙,高度中空,可以充分吸收并蒸發水份,被專家稱之為“會呼吸”的纖維。

  傅澤星說:“用這個東西做成的毛巾,沾上紅酒、醬油之類的污漬,不添加任何清潔劑只要在盆中輕輕一洗,毛巾就鮮亮如新了。”

  楊秋良大驚。

  童年時代的煤礦經歷讓他對帶顏色的東西非常敏感,竹纖維的種種好處令人興奮。楊秋良想,既然竹纖維毛巾如此神奇,要是用它做成衣服、家紡、甚至襪子,市場會是多么巨大……

  事實上,竹纖維作為一種再生植物纖維,上世紀六十年代便有所應用,國內也有原料供應商,但真正將此品牌化規模化的公司當時還不超過五家,楊秋良又一次望到了潮頭。他砸下全部身家豪情一賭。2006年6月6日,歐林雅家紡在長沙成立,楊秋良任董事長,傅澤星任總經理。

中國服裝款式網 (compuchannel.net) 版權所有
中國服裝款式網 網絡事業部 國內領先的服裝款式、時裝發布會、時裝走秀、時裝周視頻、服裝設計、流行款式設計效果圖提供商
a片_亚洲在线_欧美av_日本av_亚洲免费网站观看视频 a片_大量偷拍情侣自拍视频_亚洲在线成色综合网站_日本三级片 日本毛片高清免费视频_亚洲日韩天堂在线_国产亚洲视频中文字幕